往期回顾

共 [103] 条 记 录 分6 页 19 条/页  目前第 6 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 到:

2011年第03期:08月22日-08月26日

8月22日 星期一

国内宏观

王岐山:严打非法金融活动确保“三农”和小企业资金需求

从我们近期跟踪和调研的情况来看,当前国内整体需求尚未受到海外因素的明显冲击,把现在情况和08年下半年相比仍然为时过早。当前的困境在于无论是投资者还是企业都普遍失去了经济增长的信心。在政策方面的判断上,我们维持之前的看法,即完全放松的条件并不具备,短期内很难摆脱两难的困境。

国际宏观

JP 摩根大通银行经济学家再次下调了美国经济增长预期

再有主要研究机构跟进下调美国经济增长预期,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迅速下行,整体金融市场体现了非常明显的衰退预期。同时注意到,开始有个别海外研究机构大幅下调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8 月26 日杰克森霍尔的会议上伯南克会否对QE3 给出明确暗示,成为短期内唯一可能有利于金融市场的刺激因素。

8月23日 星期二

国内宏观

上市公司平均手持存货11.4亿元

近期上市公司的库存数据再次表明,当前的有限放缓是建立在通胀环境之下的。在价格上升的周期中,企业倾向于将现金转变为生产以及库存。接下来如果PPI出现迅速回落,可能会使得这个库存上升的方向发生明显逆转,将形成新的风险。在政策方面的判断上,我们维持之前的看法,即放松的条件并不具备,短期内很难摆脱两难的困境。

国际宏观

摩根士丹利22 日下调今明两年拉美经济增长预期分别至4.4%和3.6%,主要考虑到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因素。

海外投行开始下调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这意味着后期包括新兴经济体央行在内都将维持基准利率不变或下调利率,而此前大多数这些央行都是在大幅紧缩。摩根斯坦利预计,巴西央行将在2012 年中期以前从当前的12.5%开始降息至11.5%。目前的关注点仍然在8 月26 日央行峰会上,去年同期在该会议上伯南克明示了QE2。

8月24日 星期三

国内宏观

8月制造业活动放缓 商务部称出口面临困难

8月汇丰中国制造业PMI环比回升,符合我们放缓有限的判读。与我们前期在江浙地区进行的实地调研情况一致,目前企业层面的情况主要是担忧发展以及利润的问题,并非像08年四季度时担忧生存问题。在这个环境下,政策的全面放松的可能性仍然偏小。

国际宏观

默克尔反对芬兰/希腊特殊协议;穆迪下调日本政府评级

芬兰政府要求希腊单独提供抵押品的协议引起了广泛的争议,默克尔公开反对这一特殊计划,而德国财政部发言人则称,所有欧元区国家都应该批准芬兰与希腊之间达成的双边协议,保证新援助资金。同时穆迪表示若寻求上述协议,可能会推迟希腊获得下一笔援助贷款的时间,并可能引发市场对于欧洲联盟继续支持南欧事务意愿的怀疑。此外,穆迪调降日本评级,然而鉴于日本国债的主要持有人均为本国投资者,该举措对市场冲击较小。

8月25日 星期四

国内宏观

国家力保地下水 五年污水治理投入万亿

近期一系列和投资相关的政策往往针对的都是中长期发展目标,而非短期的投入要求。从项目类型上看,民生相关的项目也越来越多。当前全社会资金面偏紧的环境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相关项目的建设进程,但另一个角度看,当前则是有效完成了储备项目的积累过程,政策操作层面也有更多的缓冲空间。

国际宏观

美国6月房屋价格指数月比上升0.9%,7月耐用品订单月比上升4.0%,强于市场预期

美国7月耐用品订单数据好于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了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担心情绪。尽管经济数据疲软,但仍维持在较为稳定的水平。这意味着,美国在即将召开的Jackson Hole即推出QE3的概率相对较小,然而为了安抚投资者的情绪,伯南克或许不得不给市场一些额外的甜点。

8月26日 星期五

国内宏观

发改委主任张平:国家将继续把稳物价作为宏观调控首要任

整体来看,目前通胀仍在高位运行。全球流动性宽松的局面短期内难以改变,输入性通胀影响没有明显减弱;国内生产成本上涨压力依然存在,资源要素价格矛盾比较突出,再加上自然灾害等因素都可能增强通胀预期。我们维持前期看法,即短期内出现全面性放松的可能性非常有限。

国际宏观

美国截至8 月20 日当周首次申请失业金人数增加5,000 人至41.7 万人,四周移动均值升至40.75 万人。

美国首次申领失业金人数环比走高,而扣除掉Verizon 罢工造成的影响,就业数据基本维持平稳。即将召开的全球央行年会成为关注重点。我们预期伯南克的讲话重点将围绕美联储曾提到的一系列“额外宽松工具”进行讨论,而非直接推出QE3 这么简单。

莫尼塔免责声明:

本研究报告中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报告根据国际和行业通行的准则,以合法渠道获得这些信息,尽可能保证可靠、准确和完整,但并不保证报告所述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本报告不能作为投资研究决策的依据,不能作为道义的、责任的和法律的依据或者凭证,无论是否已经明示或者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