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访上海市生物医药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少雄
策划整理/小芸  设计制作/小凤

《生物产业“十二五”规划》预计生物产业产值到2015年将达3.6万亿,较2011年产值1.5万亿增长一倍以上。值此政策利好之际,生物医药行业将如何抓住机遇,推动生物医药产业迈向更高的发展阶段?《现代服务网》记者(以下简称记者)走访了上海市生物医药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少雄,以下是访谈实录:

记 者:陈秘书长,您好!“十二五”生物医药相关规划的出台,必将为产业的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同时,也给我们协会的工作带来了更高的要求。首先就请陈秘书为大家介绍一下生物医药行业协会的基本情况。

陈少雄:

上海市生物医药行业协会成立于2002年12月19日,是由上海复星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基因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科华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等10家生物医药企业发起组成的。会员数已从成立之初的87家增加到现在的205家,会员企业规模从2003年的80亿增长到目前的超过800亿。会员区域已涉及华东地区,行业涵盖现代生物技术和医药领域从研发、生产到流通等整个产业链,业务领域包涵化学药物、生物制药、中药、医疗器械、医药商业、生物医药服务业等。

十年来,协会以服务为工作核心,在不断探索规范化和制度化的自我管理机制过程中,积极履行协会职能,设立了知识产权部、咨询服务部、信息中心、法务部和会员服务部,为会员提供从政策宣读、行业研究、专利代理、项目申报、融资咨询、人才推荐、信息服务、法律援助等全方位的服务。2004年,被民政部

  授予的“全国先进民间组织”称号;2007年,被上海市社会团体管理局评为4A级社会组织;2006-2010年,连续三届被上海市经济团体联合会授予“先进行业协会”称号;2011年,秘书处荣获上海市总工会授予的“工人先锋号”称号,协会党支部被中共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工作委员会授予“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工作系统先进基层党组织”称号。

记 者:上海生物医药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健康引导,也离不开上海生物医药行业协会的积极推动,充分发挥上海生物医药行业协会的功能是政府职能转变和推动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手段,那么协会在推动产业优化和行业发展中的举措主要有哪些?

陈少雄:

首先,协会坚持法人治理结构,加强协会规范管理。按照协会章程规定,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大会,并设有理事会、会长会,共同组成协会的决策层面,发挥着对协会的管理和监督作用,常设工作机构为秘书处,是基本的执行团队,负责日常工作的开展。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协会借鉴了公司等其他类型组织机构的法人治理结构,基本做到了决策、执行的分开,破除了“一把手”体制和内部人控制问题,同时通过严格有效的规章制度来制约决策和执行,进一步增强协会的民主管理能力。

第二,规范行业发展,发挥行业自律作用。确保药械质量安全,是涉药单位、政府部门和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协会在制定行业标准、配合政府部门开展名优产品评选推荐活动、打击侵权和制假销售,引导全行业切实履行产品安全主体责任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第三,反映行业诉求,提升协会话语权。围绕市委市政府的重大决策和行业特点,广泛开展行业调研和政策调研,配合政府制定产业发展规划和政策,主动做好政府的参谋和助手;宣传国家和各级政府关于生物医药的产业政策和监管政策,协助政府和监管部门加强政策指导;及时向政府反映会员合理意愿、呼声和诉求,协调会员之间、会员和相关合作单位之间的关系,维护企业合法权益。

第四,发挥平台作用,提高服务有效性。生物医药行业科技含量高、投入高、风险高,与其它工业相比产业规模较小、中小企业多、研发型企业多,围绕这些特点,协会以成立技术联盟和专业委员会的形式,打造会员之间沟通交流、优势互补、信息共享、合作共赢的行业发展平台,增强行业发展合力。引导企业开拓国内外市场,在引进优质项目,优化产品和产业结构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记 者:上面听您介绍了生物医药行业协会的发展历程和主要工作,但生物医药行业作为一个重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其实大多数读者对此都较为陌生。生物医药到底包括哪些内容,也请陈秘书长为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陈少雄:

生物医药是生物产业的一个重要分支,主要由由生物技术产业与医药产业共同组成,而生物制药产业与生物医学工程产业是现代生物医药产业的两大支柱。制药是多学科理论及先进技术的相互结合,采用科学化、现代化的模式,研究、开发、生产药品的过程。除了生物制药外,化学药和中药在制药产业中也占有一定的比例。生物医学工程是综合应用生命科学与工程科学的原理和方法,从工程学角度在分子、细胞、组织、器官乃至整个人体系统多层次认识人体的结构、功能和其他生命现象,研究用于防病、治病、人体功能辅助及卫生保健的人工材料、制品、装置和系统技术的总称。

记 者:那么我国的生物医药产业目前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呢?其发展过程中主要存在的问题有哪些?

陈少雄:

中国是一个生物医药产业大国,但与全球生物医药产业相比,我们还处于低端地位。在我国的生物医药产业发展中,主要存在的问题包括:

一是自主创新能力较弱,中国生产的绝大多数是仿制药,国际差距大,这与中国的大国地位极不相符。全球生物技术专利中、美国、欧洲和日本占到了59%、19%、17%,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仅占5%,我国已批准上市的13类25种182个不同规格的基因工程药物和基因工程疫苗产品中,只有6类9种21个不同的规格的产品属于原创,其余都是仿制。

二是产业组织不合理、科技成果产业化率低。因为我国科技经济结合得不太紧密,在中试、放大、集成工程化环节薄弱,全国生物科技成果转化率普遍不到15%,西部地区甚至不到5%。

三是相关体制机制不完善,市场环境有待规范。目前医药市场流通秩序混乱、药品招标采购不规范。科研创新、医药卫生、投融资、药品评价、药品定价,转基因市场准入,政府采购等方面的机制改革比较滞后,难以适应大规模产业化的需要。但我们可以相信的是,伴随着生物医药行业“十二五”规划的出台,这一方面的情况将会得到极大改善。

记 者:上海市生物医药行业协会对推动上海乃至全国生物医药行业的发展,有哪些具体的建议吗?

陈少雄:

就目前而言,在引领生物经济的制高点已成为各国特别是大国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的重点的大背景下,生物医药产业已成为世界新一轮发展竞争的焦点。全球生物科技与医药产业在向全球分布的同时,其越来越明显的趋势是产业的聚集化。对此,我们协会以为,如何做强上海乃至全国的生物医药产业,目前至少可以采取以下几个步骤。

首先,以产业集群为导向大力招商引资。产业集群具有产业集中度高、产业爆发力强的特点,与单个企业融资相比,产业集群融资所形成的独特产业环境加大了企业守信度,集群所结成的网络使企业逃废债务的可能性变小,大大降低金融机构的经营风险,容易受到各路资本的青睐。

其次,生物医药产业具有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回报三大特点,全靠新药研发来支撑。故而,研发攻关应以自主创新为驱动力,需从资金投入、人才集聚、成果转化三个方面下大功夫。这是我国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关键所在。

再次,以宽进严出为原则提高审批效率。药品直接关系到人的健康安危,慎重审批是必需的,但过于慎重,又会坐失良机。因此,对新药审批既要谨慎又要积极,理应在保证安全系数的基础上设法提高审批效率。为此,可以学学欧美的做法,对临床前研究大开绿灯,在项目审批上放宽标准,然后精心培育维护项目,严格要求,决不迁就。在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则须层层把关,一丝不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