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访上海春宇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 薛光春
策划整理/薛礼波 设计制作/小凤
上海春宇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宇”)成立于2004年6月,2008年正式开展全球化工供应链业务,是全球化工行业唯一以数字商务平台为支撑的一站式供应链管理服务提供商。春宇专注于化工进出口领域,为国际及国内中下游化工企业和化工产品应用企业提供采购外包、物流规划与实施、供应链金融结算、代理进出口、全球分销等供应链服务,与客户共享资源,为客户创造价值。

挑战传统贸易商的盈利空间,奋起从银行虎口投食,在供应链这门生意上,春宇正在构建正循环能量的供应链帝国。

如果一家企业对周围生态系统没有任何杀伤力,似乎活得太没有个性了。

在创业圈、在供应链行业,总会有人说起春宇这家公司,它是化工业传统供应链利益空间的杀手。想不到的是,创始人薛光春身后早已是一个上百亿资产的富豪家族。

薛光林、薛光春——2006年蒙代尔兄弟富豪榜第五名,其背后的公司叫光汇石油。2010年媒体曝光薛光林家族财富是197.5亿,碧桂园排名其后,家族财富196.87亿。

2011年,哥哥薛光林的名字出现在福布斯大陆富豪榜上,以光汇石油掌舵者28亿美元的身家,与郭广昌并列第19位。弟弟薛光春则在2003年选择从零开始创业,2004年6月,创立上海春宇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

薛光春创办的是一家四不像的创业公司——从成本上看像IT公司,从财务报表上看像贸易公司,从经营资质上看像货贷公司,从知识产权看像高科技企业,还申请了各种跨行业的产业资质。春宇的企业名片上写着它是中国最大的基于电子商务平台的化工供应链服务商。

薛光春说,创业至今他最有满足感的记忆是,他的一个美国客户在跟他们见面后说了一句话:“lt’s amazinq!You will kill us!”那是一个传统贸易商,他发现如果通过春宇的系统,自己今后将很难利用信息不对称来赚取高额费用。

将化工整体产业链透明化,或许是薛光春最有成就感的事情。然而在找到清晰的创业模式前,他也曾经历了模仿、转行等一系列试错过程。

石油化工业的利丰

2003年,从美国留学归国的薛光春开始独立创业并建立名下第一家公司:上海盈春投资,切入传统的大宗商品供应链服务。

传统的大宗商品跨国贸易里,业务员平均要花三天时间跟至少11个客户沟通,才能获得一个完整的报价单。薛光春相信互联网会转变这一切:“我一直想切入传统产业和未来电子商务结合,水泥加鼠标,但一直找不到方向。”

在盈春投资的传统业务顺风顺水的同时,薛光春开始研究创新,并像香港利丰一样将目光放在了消费品行业,但并不顺利。“夹在渠道和品牌之间,非常难做。”薛光春回忆道。

偶然的机会,薛光春的一个美国校友找到他。校友公司从事机械行业,在大陆有工厂,但国内的沟通交流,包括进出口手续都很麻烦。对方希望薛光春能帮他搞定中美工厂间的整个链条管理,并按照订购额的比例付服务费。

薛光春灵光乍现,发现这是一桩好买卖:“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工厂在川沙,在松江也有工厂,机械的玩意非常复杂,后来我们想能不能在我熟悉的领域——石油化工领域去做呢?”

研究过后,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极大的市场。“真正B2B领域实现电子商务的还不是太多。即使到今天,B2B领域做得最多的还是在信息上,阿里巴巴做的是信息传播,到服务的还不太多。”薛光春说。

薛光春开始在盈春投资旗下投入精力做新业务研发。2004年开始研发,2007年决定将供应链作为单独业务成立公司,一直到2008年,春宇供应链系统正式上线。

在做春宇供应链创业初期,薛光春研究了全球两百多个供应链公司案例,最后选了三个做案例,一是利丰;二是美国的Elemic,是由22家化工巨头联合成立;三是美国最大的化工分销企业尤尼威尔。薛光春的主要学习对象是香港利丰,一家历史悠久的从事消费品行业供应链业务的老牌公司。看起来,薛光春有意打造一个升级版的石油化工行业的利丰。

自我研发过程中,春宇将所有的数据信息列表,全世界所有的信息都要涵盖在内,所有港口、支付方式、币种、风险。要做到哪个港口哪个航空公司有这条航线,到春宇的网站啪啪一点,马上得到回复。商品多少钱,物流多少钱,如果采用不同支付方式要多少钱,有时还需要检测,勾选一下马上就得到答案。

薛光春理想版图的第一步:他将所有数据信息整合在数字平台上,客户轻点鼠标就能获得产品物流金融保险报价,并完成货物运输和资金运转的优化方案。之后的步骤,如货品监控、物流、资金、单据等所有问题,网站全部同步跟踪。

资本化供应链

薛光春在2001年到2003年留学期间,学到了一个道理,未来竞争不是某一项产品的竞争,是企业与企业之间链条的竞争,它是一个体系。他说就像iPhone一样,除了研发非常厉害之外,还有整体供应链。

因此,单纯仅仅做一个B2B电子商务平台并不是薛光春的全部抱负。

“商业世界,从信息流、物流到资金流,最后才能形成商流。企业与企业之间,很难说我把钱全部付给你,你把商品再卖出去,说我卖1000万的货还把1000万存在你那个地方。”薛光春说,“国内工厂说我运出工厂你就要付款,买家说,你至少要运到我这个码头才付款。这个过程中有L/C(信用证),但欧美很多国家已经不使用信用证了,成本很高,怎么解决?做过很多研究后,发现保理是比较适合我们。”

金融服务对于薛光春来说是供应链行业中一个完全崭新的领域。

“我们是基于业务链条来做。你的单据提货都在我这里,我们掌握你的物流货权,能处理你的各种交易。”薛光春说,“传统贸易公司是我把中间价格封闭短路,用信息不对称赚钱,我们是把全部信息公开化之后,我参与你的整个环节,提供一项服务,使你的生意更顺畅。我一定要基于买家卖家在这个过程中,我来参与。”

由于没有保理业务资质,为了在合法上保证业务顺畅运行,春宇将最初的一些保理业务的资金隐藏在贸易服务等项目中。当时的保理业务在国内只有银行有涉足,于是春宇开始了长期跟政府沟通申请牌照的过程。

2011年6月,由上海春宇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盈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资,薛光春的“盈信保理(上海)有限公司”成立,宣告他的金融服务版图开始成型。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服务于化工行业的非银行商业保理公司。

“我们2012年会推的产品,比如退税,变相提供金融服务,融资服务现在也向这个方向推进。”薛光春表示。

淘宝式供应链

薛光春的创业,是一个碎片化时代基于工业链条上的整合过程。“现在的时代处于什么状态,信息碎片化,经济全球化,制造业片段化这样一个背景下产生的贸易一体化。”

早在四年前,春宇就已经开始研究它的Global Partner(国际合作)项目——构建一个类似淘宝的创业终端,让有经营资质的商家低成本地实现企业运营。

“春宇目前有三大业务。一是流程外包,代理业务;二是整体外包,针对国内大公司和跨国公司;三是电子商务平台的在线分销。物流和金融都是为这三大业务配套。”薛光春这样介绍公司目前的版图构成。

“我们已经在构建整个平台。2012年我们很大一块业务会集中在给中小企业的流程外包。比如贸易公司我一年做两三单进出口,我也要懂得报关,懂得国际贸易手续之类,养一个人成本还挺高的,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把整个服务、流程、处理数据变成标准化产品,非常模块化,处理一单收800块钱,成本非常低,和我们整个系统共享起来。”薛光春介绍道。

在针对中小企业提供服务外包的同时,春宇也将开始为大客户提供个性化服务。“2012年开始要跟跨国公司谈整体外包的业务。像我们现在做一个案子,整合全球的原料采购矿石采购,一年差不多100万吨,服务合同就是好几十亿,应该怎么来整合?物流非常复杂,管理非常烦恼,我们做了一整套系统,涉及知识、运行、管理、资金怎么来提供。我们是先咨询着、诊断着,春宇能提供什么流程上的改进,通过系统运作改进来提升效率降低成本。”薛光春说。

“我们了解的春宇供应链,是在资源整合过程中做了一个平台。它包合了很多个性化服务,为中小企业的采购变革提供工具。”中国化工信息中心网络事业部市场总监高强分析,“最开始他完全是一个B2B平台,但随着电子商务环境的变化,他们从一个大而广的电子商务平台转化为专门针对进出口的服务。而在进出口过程中又加入了供应链全流程服务,包括从开始的供应商管理、结算、物流、信用评价、报关等,这是一个最大的变化。”

“从企业到企业,整个流通贸易的环节里涉及的所有业务,都将是我们要服务的。从工厂到工厂,我们是整个链条的整合交易服务提供商。”薛光春划下了自己最终的版图。

春宇还没找到对手,在化工行业,实施并部署类似平台的行业网站,暂时没有出现同类公司。而在其他行业中,有些雏形,但并不很突出。他们现在走的每一步都是新体验。

薛光春在采访过程中并不愿意提到他那个富豪家族,只是针对自己的公司未来怎样发展侃侃而谈,对于他来说,哥哥那家成功企业给他带来的只是丰富的行业经验,而非财富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