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在线教育:战疫的需要 疫后的机遇

发布时间:2020/6/4  信息来源:世界教育之窗

  对比当前中国从疫情中的稳步恢复,全球范围内的疫情防控形势却仍步履维艰。截至2020年5月25日,全球范围内至少212个国家发现了新冠病毒,确诊感染人数已达538.5万人,死亡人数已达35.5万人。峰值时刻,新冠肺炎疫情曾导致全球191个国家中的15.8亿学生停课,占全球在校学生总数的91.3%。

  为应对疫情,各国纷纷出台关闭学校等防控举措,将教育从线下搬到线上,一场全球化的在线教育实验就此铺开。有的国家开始着手对教师和校长远程工作进行培训(如中国、意大利、英国);有的国家开始大规模部署在线课程(中国);还有的国家试图建立并培训支持远程教育的工作小组(美国)。

  通过对英国、美国、日本、法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经合组织、世界银行以及中国本土近期推出的在线教育政策展开横向的研究与比较,本文分别从疫情期间的政策措施、教育资源调配、在线教学开展状况等维度,对国际上在线教育现状和动向进行梳理提炼。

  教育停摆冲击各国经济秩序 

  疫情的全球化对社会带来巨大冲击,许多行业不得不暂时停摆,而这其中,由教育行业停摆所产生的次生影响不可小视。在家带娃上网课本身就让许多家庭抓狂,而停课波及经济的影响则更是致命。

  根据经合组织近期研究发现,停课会迫使劳动力离开岗位进而影响经济增长。基于美国、英国和欧元区劳动力市场数据的相关推测,学校停课会导致高达20%的劳动力可能需要离开工作岗位来照顾孩子,若这种情况持续四周,这些国家的GDP可能会下降1.5%。针对英国的研究显示,学校停课四周可能给英国经济造成数十亿英镑的损失。针对美国的研究数据显示,如果美国所有学校停课4周,低、中、高的损失预测值分别为127亿美元、510亿美元和565亿美元,分别相当于美国GDP的0.06%、0.24%和0.26%。其次,疫情及停课会直接影响到最贫困家庭。例如,在洛杉矶,近80%的公立学校学生有资格获得某种形式的校餐,停课后校餐供应可能中断,部分贫困家庭因此而受损。再就是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对教育拨款的缩水,例如纽约市教育记者伊丽莎·夏皮罗(Eliza Shapiro)指出,疫情期间封校带来的损失巨大,具体损失额度至今是一个未知数。

  教育在线化应对普遍仓促

  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各国教育系统形成重大考验。各国举措多样但不乏被动,这种仓促应对的局面突出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疫情对师生心理带来广泛冲击,压抑师生情绪。根据美国“教育周刊”(Education Week)4月7日至8日开展的调查显示,学校停课使得师生士气严重受挫。不少师生被孤独感和与社会脱节感笼罩,在线学习的局限性和技术故障也令人感到沮丧,新冠肺炎患者死亡人数的上升,失业率的飙升以及关于未来不确定性的新闻更是加重了师生的心理压力。与危机前相比,有76%的学生和66%的老师面临情绪低落的困扰。

  二是在线教学效果不尽如人意。根据中国教科院2020年3月面向全国近18万名教师开展的调研显示,就在线教学的实际效果而言,48.96%的教师表示实际效果一般,这一占比最多。世界银行的报告也指出,长时间中断教育会使学生脱离学习过程,逆转学习成果。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停课可能导致严重的教育不公平现象。一些学生因资质、家庭经济水平等不同原因无法顺利切换到远程学习状态而不能获取有效信息,一些有特殊或多样化教育需求的学生群体,也可能缺乏有效应对远程学习的策略。

  三是师生技术素养难以满足在线教育需求。经合组织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的结果显示:目前技术使用主要存在三个问题:一是数字技术设备不足。经合组织成员中1/4的学校校长表示,数字技术的短缺或不足正在相当大或很大程度上阻碍学习;二是数字技术使用不足,只有53%的教师允许他们的学生经常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来完成项目或课堂作业;三是数字技术培训不足。

  四是家庭环境差异影响突出。仓促上线的远程教育加上居家禁足的学习环境,实际上对于家庭所能够提供的软硬件条件要求均较高,贫富差距带来的影响在其中尤为凸显。美国“教育周刊”近期调研显示,美国贫困地区的大部分老师对该地区3/4及以上学生的数学成绩的落后表达了担忧。中国教科院调查亦显示,“学生家庭环境和条件带来的干扰与障碍”是受访教师认为开展在线教育的最大挑战(29.90%)。

  集中与分散式教育管理体制差别明显

  面对急剧扩散的疫情,集中管理的教育行政体制无疑更能发挥及时有效的作用,这方面比较典型的是中国与法国。中国抗击疫情期间,全国教育系统在短时间内动员了跨越时空的多方力量进行通力合作,开展了涉及全学段的远程在线教育,以教育战线的抗疫行动,抵御了疫情对教育系统的冲击,回应了全国范围内广大学生与家长的切实需求,充分体现了国家治理体系的优越性。

  在欧洲大陆,法国的教育管理长期以来极富中央集权色彩。即使在当下,法国的国家实力仍然明显地体现着国家集中管理体制的优势。法国全境的31个学区是垂直管理的,非常类似于一些国家的“军区”,即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横向隶属于地方政府,大多数教育决策由国家教育部统一部署、纵向落实。法国国土面积在60万平方公里左右,人口6700万左右,与中国的四川省相当。法国以如此基础体量,实现了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的集中化、中心化、统一化,即基本上是统一平台、统一教学资源、统一注册入口等,令全国师生和学校都相对容易上手,并迅速深入贯彻。

  相对而言,对于分权制的教育行政体制,虽然尊重地方教育主权,确保各地因地制宜,但面对汹涌而来的疫情,短期内未必能及时有效应对,这类教育行政体制如在美国。美国联邦教育部在3月13日联合美国疾控中心推出了关于中小学校封校措施的指南,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对各地封校做出了详细建议。封校导致日常教学戛然而止,囿于各地疫情的不同,有的州或地区在封校之际,并未及时推出相应的在线教育,迄今仍有21%的学生未能开展在线学习,但此时疫情肆虐已几乎波及美国全境。这一方面反映了疫情肆虐对防护意识相对不强的西方社会带来的巨大冲击;一方面也反映出分散的教育行政体系应对突发疫情之际难以及时应对。

  “数字鸿沟”在国别间开始显现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坚实的教育信息化基础和充足的经费资源保障是打赢全民防疫教育战役的关键。超大规模互联网教育组织的核心要素需要包括:流畅的通信平台、适切的数字资源、便利的学习工具、多样的学习方式、灵活的教学组织、有效的支持服务、密切的政校企协同。相对于亚非拉地区,发达国家和地区无论数字化整体部署、移动终端设备提供,还是全国均衡共进保障教育公平上,均凸显出其优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经由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而凸显出的“数字鸿沟”是不言而喻的。3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又称CARES法案),总拨款额度提升至2.2万亿美元,其中为公立学校提供135亿美元的补助,主要用于帮助学生满足学习需求和相应活动,包括在学校关闭的情况下帮助学生开展远程学习等。而对那些不发达国家和地区而言,在线教育的普及与质量问题尚在其次,停课时间过长可能直接导致的是大规模青少年儿童的失学与辍学潮。

  在线教育的新风口

  随着疫情胶着状态的持续,各国间在线教育也面临着快速发展的机遇和挑战。大批资金不断注入、各国教育智库同步开展研究、教育制度建设不断完善等,将会把在线教育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在这样的历史进程中,我们一方面要立足自身优势与已有经验,扎实推进在线教育发展与完善;另一方面更要注重国际经验借鉴,以线上教育与线下教育有机结合的“新常态”思路,打好教育抗疫的持久战。

  一是预判教育停摆对经济等各领域的次生影响,及时推出应对举措。教育系统的非正常化运行会直接波及教育相关产业、财政拨款、劳动力市场等,进而影响宏观经济与社会的方方面面。在“后疫情时期”,积极参照国际经验,及时预判和测算上述次生影响及其规模,配合复工复产的大局需要前瞻性眼光。

  二是做好“战时向平时”的过渡部署,迎接教育抗疫新形势。在国际疫情倒灌、国内局部反弹的双重风险下,各地不同学段的陆续复课复学并不意味着在线教育行将结束。校园情境中的线下教育与在线教育的同时并存将是可预见的后疫情时期“新常态”。在这次应对疫情的大考中,各国在线教育无一例外地经历了从仓促应对到逐渐理顺的过程,并在危机应对中抓住机遇,创造了一系列新窗口与新风口。纵观全球,教育创新与科技创新既是抗疫的有力工具,为“战时转向平时”集聚了新的经济增长点。要抓住线上力量兑换为线下力量的时机,为构建基于信息技术的新型教育教学模式、教育服务供给方式,推动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寻求契机与突破。

  三是进一步发挥集中管理体制优势,理顺体系构建与资源供给,避免政出多门、重复建设、资源过载。集中管理式的教育行政体制在应对突发危机时具有天然优势,但在我国体量巨大、各地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的现实背景下,各级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在应对疫情所采取的措施中,难免出现交叠错落的现象。有必要参照其他有教育集权传统的国家经验,进一步从理顺体系构建与资源供给入手,积极探索多种途径,深挖在线教育的集约化、低成本、高质量潜力,充分发挥我国教育领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优越性。

  四是弥合在线教育在不同地域、不同家庭间凸显的“数字鸿沟”。在线教育所凸显出的“数字鸿沟”是全球共性,弥合这一不均衡与不公平更应当成为我国目前教育领域“扶贫攻坚”的题中之义。作为一个全方位的压力测试,此次疫情期间的在线教育实践将为我国的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升级改造工程奠定诊断基础与改进方向,以期在未来进一步以基建促进均衡,以科技保障公平。

  五是开放线上教育资源,加强国际教育合作。此次疫情为国际教育合作带来了非同一般的机遇。在线教育的优势在于最好的资源能以最低成本、最大规模、最高效率进行扩散和传播,这为地区间、国际间的教育融合与协作发展带来突破口。疫情期间,海外不少知名学校图书馆网站面向全球开放学术资料下载,最大限度推动资源利用,类似共享性公益行动正在日益扩大化。经合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世界银行均鼓励加强合作,经合组织尤其认为:要“学习利用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差异做法,虽然危机将学习、研究和评估推到了幕后,但各国内部实施的不同解决方案及其影响应该被仔细记录下来,将多元化的实施创意与有效教训在国际上分析与分享。”与此同时,中国的有效经验、解决方案与优质资源,也应主动寻求在国际上展示与共享,为不同地域范围内“教育共同体”的构建承担起应有的大国责任。

  (本文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课题组供稿,课题组负责人王素;执笔人为赵章靖、王晓宁、张永军、田辉、张晓光)

  《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04日 14版)


   

   

原文时间:2020-06-04

原文地址:http://www.huaxia.com/zhwh/whgc/2020/06/6431319.html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