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修订完善国防教育法

发布时间:2020/6/4  信息来源:法制日报

编者按

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面对国防教育和国家安全形势的新挑战,哪些法律法规有待完善?对于突发公共安全事件,如何加强军队应急能力建设?脱贫攻坚关键时刻,如何协调军地资源打好脱贫攻坚战?在今年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军队全国人大代表带着议案、建议走进会场,记者就此采访了多名军队代表。

□ 本报记者 陈丽平 文/图

图为张学锋代表。


“国防教育法自2001年实施以来,对提高全民国防意识、促进国防教育纳入法治轨道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全国人大代表、东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张学锋看来,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国家安全形势也发生深刻变化,现行国防教育法与国情军情民情不相适应的问题逐步显现,需要加快修订完善。

强化党对国防教育的领导

张学锋说,现行国防教育法总则仅对国防教育的目的、意义、组织原则和权利义务等作了阐述,没有很好地体现党的创新理论的根本指导地位。他建议,参照党章宪法,将党的创新理论尤其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载入国防教育法,作为开展国防教育的根本指导思想。

目前,国家国防教育办公室设在军委国防动员部,各地国防教育领导机构有的设在省军区,有的设在地方党委宣传部门,还有的设在地方政府系统,加之国防教育法未明确国防教育机构设置、人员编制,导致省级国防教育机构力量薄弱,机构虚设、人员虚编等问题突出。

张学锋建议,按照“党委统一领导、政府主抓落实、军事机关协同配合”的原则,明确各级国防教育机构设置和运行机制,国防教育办公室应设在党委宣传部门,政府文化、教育、广播、电视、公路轨道交通、城市管理等部门和军队国防动员单位领导兼任办公室相应职务,负责全民国防教育工作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推动形成党委统一领导、职责任务明确、沟通协调顺畅的组织领导体系。

加强国防教育时代感召力

国防教育内容是开展国防教育活动的主要依据,但国防教育法仅要求公民“掌握基本的国防知识,学习必要的军事技能”,未对国防教育内容进行明确规范,具体什么是基本的国防知识、必要的军事技能没有标准,以致不少国防教育活动只集中在好学易训的内容上。比如,组织学生军训,内容多是唱军歌、叠被子、走队列,老师教得没激情、学生学得没兴趣。

张学锋建议,将“国防教育内容”单列一章,围绕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和强化全民国防观念,区分中小学生、高等院校学生、党政机关人员、企业职工、民兵预备役人员等不同对象,明确各类人员国防教育具体内容;将军史馆、烈士陵园、纪念碑以及历史英模纪念馆、博物馆等纳入国防教育基地,将党史、国史、军史以及烈士纪念日、重大历史事件等作为国防教育重要内容,制定硬性指标要求,如公务员履新、军人入伍、党员入党,必须先到当地党史馆、国防教育基地参观见学等。

近些年,国家不断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力度,效果明显,如央视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评选、榜样系列特别节目等均引发强烈反响,但各地在国防教育方面还不同程度存在形式老、手段少、方法旧等问题。

张学锋建议,强化传统宣传媒介作用,对传统媒介国防教育宣传作硬性要求,如地市级以上电视、广播和官方纸媒必须开设国防和军事栏目;高速公路、公交站台、轨道交通等广告中,国防教育宣传要达到15%以上;鼓励新兴宣传媒介助推,依托大型门户网站开设国防教育频道,借助手机App、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建立国防教育平台,及时反映国防和军队建设成果。

各级领导干部是国防教育的决策者、组织者,也是受教育者、示范带头者,担负着履行国防职责和义务的重要责任,是国防教育关键少数和重点对象,应抓好领导干部的国防教育。

张学锋建议,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国防教育”单列一章,根据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特别是领导干部国防教育的特点规律,设立地位作用、职能任务、主要内容、检查考评等条款;完善领导干部国防教育培训体系,让国防教育进党校、进行政学院,把国防教育作为各级党校的必开课程、各级干部培训的必修课。

军民融合提升国防教育质效

2017年军队出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营开放办法》,开创了军营开放活动的新局面。但在实践过程中,存在开放程度不高、组织形式不活、军地责任不清、活动吸引力不强等问题。

张学锋建议,建立开放程度更高的军事开放机制,形式上除安排军营参观、武器展示、军事表演等传统课目外,可逐步向社会开放军事演习、实弹射击、比武竞赛等活动,增强军事开放活动吸引力、实效性;明确军地有关部门筹办机构及职责分工,发挥军民融合优势,办好军事开放活动。

此外,国防教育法虽明确对违反规定、拒不开展国防教育活动的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以及其他社会组织进行问责,但由于问责内容不具体、标准不明确,很少有地方真正对国防教育的开展情况进行追责。

在张学锋看来,应明确定期进行国防教育工作专项巡视监察,对工作不尽责、不作为的严肃追责问责;建立国防教育绩效目标管理评估体系,把国防教育纳入领导干部述学、述评、述职等考核要素,成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评价体系、党政机关目标绩效管理考评体系、学校教学评价体系、领导干部个人能力素质评价体系的硬指标;在“法律责任”章节中,将《全民国防教育大纲》以及其他围绕国防教育法颁布实施的配套法规,一并纳入追责范围,通过丰富和完善国防教育法主体(国防教育行政机关、学校、公民及新闻媒体等社会组织)对客体(机关的行政行为、学校的教学行为、媒体的宣传行为、公民的个人行为等)的普遍约束,提高国防教育法配套法规在相应领域的权威地位,促进国防教育落实。



   

   

原文时间:2020-06-04

原文地址:http://www.legaldaily.com.cn/army/content/2020-06/04/content_8211915.htm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