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创新才是对老字号最好的保护

发布时间:2020/1/13  信息来源:经济日报

活了大半辈子的杜新磊坦言,自己迄今做的最明智的一项选择,是用一顶乌纱帽换来一个440多岁的“老中医”。

2002年,上级组织部门找正担任乡镇党委书记、为人厚道又敢为人先的杜新磊谈话,推荐他去担任陷入破产危机的济宁中药厂的厂长。刚过不惑之年的杜新磊临危受命,毅然弃官从商。可当他站在杂草丛生的厂区,看着锈迹斑斑的设备、4000多万元的负债表时,心里凉了半截。第一次召集开职工大会时,正值隆冬,破烂不堪的厂子连个会议室都没有,瑟瑟发抖的职工站在院子里冻得不停地跺着脚。职工半年未领到工资,养老保险欠缴4年多,当杜新磊表态“不欠职工一分工资、不欠银行贷款”的时候,会场上立刻响起一片哄堂大笑,大家窃窃私语:“又来了一个吹牛的!几任厂长都没有挽回败局,你一个乡镇书记有啥本事?”这“咚咚”的跺脚声以及阵阵不信任的讥笑声,像锥子一样扎在杜新磊的心口窝。

厚道人做良心药

病入膏肓的中药厂该服什么药呢?聚人先聚心。为了实现承诺,杜新磊拿出全部的家底,按月支付工人的工资,又借遍了亲朋好友,凑了100多万元,购买了原料、设备,交上了水电费,让中药厂的机器转了起来。上任伊始,杜新磊“新官先理旧帐”。有个济宁中药厂的债主由于长期催款无果,遂心生怨气,杜新磊亲自上门二次还款,债主一听说来人是中药厂的,连门都不给开。临近春节的一天,天上飘着鹅毛大雪,杜新磊在门外从晚上8点多一直等到半夜12点才等到债主回来。当他接过杜新磊的信封,一看里面除了一张偿还欠款的支票还有一张三年利息的支票。喜出望外的那个债主感动的一把抱住了杜新磊:“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有什么困难只管开口。”杜新磊的诚信感动了客户,重建了企业信誉体系,一些供应商、大客户又恢复了供应链、销售渠道,济宁中药厂开始出现一线生机,职工按月拿到了工资。

做药如做人。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几十元一公斤的金银花上涨到四五百元。为让百姓尽快用上预防SARS病毒的药品,杜新磊迅速启动板蓝根颗粒等药品的生产程序,在用完库存药材后,杜新磊当即决定,高价购进原材料也要保证市场供应,稳定市民恐慌情绪,并且要求企业严格按照政府定价销售,绝不能发国难财,不得私自涨价。杜新磊常说,“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中药选料、炮制与制剂,虽在作坊里进行,一般人看不见,但人诚药真,只有精选道地药材才能使药剂发挥最大的药效,才能做出良心好药。”在一次药材检验中,供应商送检的甘草重金属超标,连续送检6次不达标,均被中药厂检验中心退回。找不到理想的原材料,杜新磊就亲自跑到内蒙古、新疆等原产地寻药,对比了十几家后才最终选定货源。

老字号“出土”

接手企业不久,杜新磊从老职工李允绍口中得知,济宁中药厂的前身是有着440年历史的广育堂。明朝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御医徐春甫的弟子李广育来到运河边上的城市山东济宁,创建了寓意“广济世、育众生”的广育堂药铺,在孔子故里曲阜也设有分号,孔府历代衍圣公及家人只从这家药铺里抓药。“把老祖宗留下的金字招牌束之高阁,咱这不是抱着金饭碗要饭吃吗?”杜新磊立即成立了广育堂文化挖掘整理小组,深挖老字号品牌文化内涵,将广育堂商标在国内外进行了注册,并加强了知识产权保护,走遍了老济宁城的大街小巷,对广育堂明清、民国时期传承的1180个古方进行整理,其中,调理体质的二仙膏最具代表性,制作要经过13道工艺、99道工序,制作技艺被国家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和首批国家传统振兴目录。2017年6月12日,经山东省文物局备案建立起3000㎡的中医药文化博物馆,展出藏品1000余件,全面呈现了源远流长的济宁地区中医药文化和百年老字号“广育堂”的发展历程,实现了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2018年2月,企业正式更名为山东广育堂国药有限公司,抖落灰尘的广育堂凤凰涅槃。

为了保护和传承广育堂特有的炮制技艺,广育堂恢复了二仙膏古作坊,建立中药传承炮制中心,建设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基地,不仅还原古老的炮制技艺,同时还联合高校,培养一批批中药炮制人才,使流传百年的炮制技艺传承下去。通过挖掘保护和积极申报,2014年11月,二仙膏古法制作技艺被国务院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又在2018年入选国家首批传统工艺振兴目录;小儿牛黄清心散制作技艺被列入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炮制技艺是广育堂历代传人的智慧结晶,具有独特性和唯一性,难以被现代制药设备和生产技术所代替,更是祖国中医药文化中的瑰宝,应该让其薪火相传。”杜新磊介绍说,比如二仙膏熬膏时间要求每年‘九九’节气制膏,要经过拣、洗、泡、蒸、煮、闷等13道工序、100多个细节组成,膏体要放在地窖中经过不少于99天的熟化,降低膏方的燥性。熟化至九九重阳节取出,待经验丰富的老药师进行品评合格以后,密封在陶瓷罐中阴凉贮存,以此充分保留上品药材最有价值的活性物质和营养成分。

“尊古”更要创新

“虽然有了1000多个‘祖传秘方’,但要想真正获得市场认可,必须与时俱进,‘古方’也要在创新发展中焕发异彩。”杜新磊告诉记者,其实,不少古方已不再适合现代人。无论是人的体质、药材生长环境,还是栽培种植技术等,现在同几百年前相比都已发生很大变化,最终造成药方疗效改变。针对现代人的需求,相当一部分古方需要重新验证,重新调整配比;更关键的,古人对药材的毒性不是很重视,放到现在则不行,如何用其他药材替代这些毒性成分,还得保证更好的疗效,对企业来说都是创新课题。因古方往往仅是临床验证有效,不能提供药效、药理、成分检测、含量测定等药学实验及数据,导致新产品开发周期长、资金投入多,风险也比较大。为此,广育堂成立古方创新研究室,采用科学手段对古方进行药学实验研究。针对中药制药中最关键的环节炮制,他们和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在智能制造方面进行合作,实现从中药材的炮制到提取、到浓缩,整个过程实行全自动化生产、信息化管理。目前,广育堂国药先后获得发明专利5项,使用新型专利19项,广育堂这个老字号焕发出了新生机。

“老字号的创新是在传承基础上的创新,传承和创新相互兼容必不可少,要在发扬传统工艺优势的基础上,结合现代生产工艺元素,走出一条‘贯穿古今’的增效之路。尤其面对当前年轻一代新消费群体和全新渠道,必须要积极探索创新适应市场变化。只有持续的创新,才能使老字号品牌焕发青春。”杜新磊说。


   

   

原文时间:2020-01-13

原文地址: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5582519590199823&wfr=spider&for=pc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