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仓转型,更需智慧供应链支撑

发布时间:2019/6/5  信息来源: 中国物流与采购网

  如今,海外仓已经成为跨境电商全球采购、全球销售以及第三方物流企业提升服务质量、获取市场竞争优势的重要抓手。

  跨境电商设立海外仓是市场竞争下的必然需求。亚马逊、eBay和速卖通(AliExpress)等全球领先的跨境电商平台发展势头迅猛,对销售海外仓的布局和建设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而主要面向国内市场的京东则在全球通过100%覆盖产地来布局110多个采购海外仓,天猫也宣布将在美国仓、日本仓和韩国仓基础上新建欧洲采购仓;服务跨境电商或全球物流的第三方物流企业如顺丰等也同样在境外加大布局第三方海外仓的运储仓配力度。

  海外仓火热并非始自今日。早在2015年商务部发布的《“互联网+流通”行动计划》中就提出推动建设100个电子商务“海外仓”;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又提出,鼓励商业模式创新,扩大跨境电子商务试点,支持企业建设一批出口产品“海外仓”,促进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发展。

  高调推动海外仓建设的国家政策已经历时3年多,尽管海外仓数量急剧增加,但实际上,多数新增海外仓给投资企业带来的运营成本却远高于收益。货物爆仓、滞销滞压、成本高企、难退换货、供应链上下游博弈、国际税法差异和海外消费者权益差异等问题迭出,如何通过海外仓提升供应链整体利润,已成今后规划和建设海外仓的关键。

  海外仓从本质上来说并不复杂,不过是立足跨境贸易而设立在境外的仓储设施,通常提前通过大宗运输方式将商品运往目标市场国家囤货,待目标市场的消费者订购后,以最快速度响应订单,进行分拣、包装、配送和退换货等仓配业务或增值服务,既可以当做类似亚马逊“以储代运”的消费地仓库,也可以当作仓储“结点成网”的一类节点仓库。

  但从供应链体系和产业链生态来看,海外仓运营的成功与否,却取决于其在整个供应链和产业链中所处的位置和所起的作用,取决于运营管理的成本与收益的效率对比,取决于仓储商品类型与供应链类型的匹配度,取决于互联网及信息技术、智能技术等对仓储智慧决策的支撑程度。

  上述海外仓,是指具有一定市场地位的超大型跨境电商等设置的规模型境外仓库;还有一种历史更为久远且属于市场自发形成的个人作坊式海外仓,主要服务于海外代购。两者的市场定位、运营管理模式和供应链生态体系有许多不同。

  以个人为单位的海外代购与个人作坊式海外仓可谓是“珠联璧合”,其海外仓利用的是代购者所在的住宅、车库、储藏室或周边闲置房屋,自己或家人形成看堆式管理,类似菜市场个体摊位,使用成本和管理成本都趋近于零,货品较为单一而易于预测,并多使用“灰色清关”偷漏税等,其近零成本、高利润的高效率模式极大推进了海外代购的超高速发展。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海淘市场达到9000万人,海外代购市场达到了2601亿元,依托各类互联网平台和跨境电商平台的海外代购,通过信息不对称、税收豁免或偷漏税及早期市场自由等贸易便利形成了高速野蛮生长,与此相伴的作坊式海外仓也呈现海量增长的态势。

  然而,随着2019年国内开始实施电商法,电商经营者也需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和履行纳税义务,进出口减免税及清关新政开始规范原有的法外之地,美日韩欧盟各国也开始加强打击各类不规范清关行为,俄罗斯也加大了“灰色清关”打击力度,海外代购市场及其衍生的作坊式海外仓面临结构性调整。

  我国不断完善跨境电商发展的政策支持。2018年8月,在原有13个城市的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基础上,又增加了22个城市的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基本上覆盖了我国主要的一、二线城市。这促进了超大型跨境电商平台的规范性、规模化和全球网络型发展,也遏制了小而散且难合规的海外代购发展,并推动海外代购向合法跨境电商平台迁移和转型。

  适用于合法合规跨境电商平台、高运营成本的海外仓需要重新定位新市场,并寻求可控制成本、提高服务水平且提升供应链体系高利润的跨境电商产业链生态。而另一方面,海外代购所催生的作坊式海外仓,依旧还会较长时期在新规和转型过程中发挥作用。

  在供应链矩阵理论中,功能型产品与创新型产品的供应链体系应分别划分为效率型供应链与响应型供应链;而面向作坊式海外仓与跨境电商海外仓时也同样需要构建不同的产业链生态,前者需求的是从退路进场式的规范性集群引导,后者需求的是适宜海外仓的商品遴选能力,但两者依然存在着共性问题亟待解决。

  海外仓一般包括三个阶段,即头程运输、仓储管理和本地配送。其中头程运输主要是卖家通过海运、空运、陆运及铁运等方式将商品从产地国(更乐于以大宗形式)运输到另外一国海外仓,并按照相关国规定进行商品报关和清关;仓储管理则是在海外仓内实施远程仓储管理和库存管理,按照订单需求出入库操作;本地配送则是按照订单需求及库存管理系统为消费者寄递商品,以及实现退换货等操作。

  海外仓现存的主要问题,除国际税法差异和海外消费者权益差异导致的政策风险、经营风险、质量风险和成本风险外,绝大多数与信息不对称、数据难共享和预测不精准直接相关,如货物爆仓、滞销滞压、成本高企、退换货损失大等,却恰恰是智慧供应链所关注和能解决的,更需要依赖“大云移物智”形成跨境电商的智慧产业链生态。

  亚马逊之所以可以实现通过本地库存来解决及时交付消费者购买的“以储代运”模式,关键在于AWS(Amazon Web Service)平台的大数据和云服务体系对该模式的支持,使得亚马逊可以比消费者更精准地预测到消费者需求什么、何时需求和需求多少,从而可以低成本高响应地满足仓储与运输的功能间资源配置优化。

  海外仓的运营也同样需要如国内仓储一样“结点成网”,利用联盟、资本或信息网络对自身及盟友资源的全禀赋要素优化,融合多式联运、中转仓、货代、退货换标和报关清关等资源,特别在国内国外两端共建姊妹海外仓、姊妹边境仓,实现全程物流轨迹追踪和全网络协同共赢。

  海外仓还需要提高节点仓配的即时响应速度。跨境电商平台本就具有全流程全资源的数字化基础,因此较易引入自动化装备,利用操作无人化、运营智能化和决策智慧化实现全球跨境电商智慧供应链体系。


   

   

原文时间:2019-06-05

原文地址:http://www.scxxb.com.cn/html/2019/txjs_0604/689599.html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