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妈和华尔街的较量不对等”

发布时间:2014/3/14  信息来源:新京报


本版图片/CFP

  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许罗德表示,应提升中国的黄金定价权,让中国的市场与华尔街竞争

  ■ 对话人物

  许罗德 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许罗德历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秘书处处长、办公厅副主任、支付结算司司长。2007年8月任中国银联总裁,2013年9月调任现职。

  上海黄金交易所是经国务院批准,由中国人民银行组建,目前国内唯一的黄金交易所。其建立后,与货币市场、证券市场、外汇市场等一起构筑成中国完整的金融市场体系。

  今年两会上,互联网金融成为热门话题。在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也给业内带来利好信息。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创新,在被一片叫好的同时,传统金融业内人士和监管部门有关负责人也不断做出审慎表态。曾担任央行支付结算司司长的许罗德,无疑是后者中一员。两会期间,许罗德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表达了他对互联网金融的支持,并表达了他的担忧。

  1 下半年推出黄金国际板

  “随着我们的黄金体量增大,国际金价肯定会观察中国黄金的价格,这样我们就能够在定价权方面逐步提升。”

  新京报:你曾表示上海黄金交易所计划利用上海自贸区的平台,在区内开设黄金国际板,争夺黄金的定价权,这个对中国的黄金价格有何影响?

  许罗德:中国黄金现货的交易量超过全球交易量的50%,除了现货交易之外,黄金交易所还有一个功能,即投资功能。有一些机构投资者和个人以黄金作为标的进行投资。

  目前上海黄金交易所的投资者主要是境内投资者,其价格虽然叫人民币(6.1513, 0.0151, 0.25%)价格,但是人民币价格完全跟着境外黄金价格在跑。

  新京报:所以要争夺黄金的定价权。

  许罗德:我们争夺黄金定价权的思路是什么呢?就是利用黄金交易所的投资功能,把境外投资者引进来投资以人民币计价的黄金市场,这样形成一个全球投资者参与的黄金价格。

  这个价格跟现有国际黄金定价会产生一个关系。随着我们的黄金体量增大,国际金价肯定会观察中国黄金的价格,这样我们就能够在定价权方面逐步提升。

  新京报:这个对中国好处在哪里呢?

  许罗德:黄金是金融市场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在黄金市场上有影响力,就证明你在金融市场有影响力。从历史来看,黄金是一个超主权的货币。所以说国家在黄金市场上的话语权对经济金融的支撑作用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新京报:具体对老百姓的好处在哪里呢?

  许罗德:社会的资金总要找到投资渠道,投资渠道要多元化,如果形成了新的投资市场,对老百姓来说是新的投资渠道。

  新京报:目前黄金国际板方案走到哪一步了?

  许罗德:第一是主管部门要同意。目前原则上同意了。第二,建立适应国际投资者的业务规则。目前我们正在做。第三要建立国际投资者的投资平台。目前平台建设也在抓紧执行,相关的配套制度在推进,我想预计下半年应该就可以推出来。

  新京报:这对中国国内投资者有什么利好?

  许罗德:对于中国的国内投资者来说,他们已经具备了跟国际投资者同台竞技的能力,交易会更活跃,交易量会更大,机会就会更多,市场流动性就越好。

  2 大妈买黄金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要增强我们在国际黄金市场的话语权,而不是让我们这些大妈去和他们较量。”

  新京报:怎么评价去年闻名全球的中国“黄金大妈”?

  许罗德:我们国家的老百姓买黄金,比如黄金大妈的这种现象,说明了现在居民或投资者投资多元化,财产多元化。这是一种社会进步的表现。黄金在资产配置里面占有适当的比例,我觉得是一种好事情。

  为什么呢?在你资产配置里面,有5%到15%的黄金作为打底资产,这跟黄金的属性是吻合的,当你出现重大意外的时候,家里还有两根金条,起最后打底的作用。不是说全部买成黄金,这个是我不赞成的。而是在你资产中适量配置黄金。

  新京报:去年中国大妈炒黄金一战成名,今年你对这个群体有没有一些建议?

  许罗德:我认为中国大妈投资黄金,是一种好的经济现象。但把中国大妈跟华尔街金融大鳄放在一起较量,是不对等的。

  华尔街大鳄有强大的议价和定价能力,我们这些大妈只是市场的参与者。我们应该有很好的市场设计,要增强我们在国际黄金市场的话语权、定价权,而不是让我们这些大妈去和他们较量,让中国的市场和他们竞争。这就是我们要国际化,我们要定价的意义所在。

  3 互联网金融难以颠覆传统金融

  “虽然有一定的替代性,但是从现在来看,互联网金融还是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

  新京报:你比喻说互联网金融像跳街舞的,传统金融是跳国标的,在你看来街舞对传统的国标舞最大的挑战在什么地方?

  许罗德:互联网金融跟传统金融有两个事情要想清楚,一个是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是一个替代还是一个补充?我更倾向于认为它应该充分发挥补充作用。虽然有一定的替代性,但是至少从现在来看,互联网金融还是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

  第二是互联网金融去颠覆传统金融还是去促进它?至少我认为现在还没有到颠覆的程度,我觉得将来颠覆也不是一个容易事。

  新京报:为什么说短期内颠覆很难?

  许罗德:无论是银行、证券、保险等都建立这么多年,有它的合理性,对经济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互联网金融要真正意义上去颠覆它,路还非常长。所以应该是起一个促进作用,促进传统金融机构改进服务,创新产品,提升服务的水平。比如现在的余额宝等各种“宝宝类”产品,也不是一个颠覆性的产品,而是对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促进。

  新京报:如果一定要说颠覆,你觉得互联网金融中哪一块会产生颠覆力量呢?

  许罗德:颠覆可能是路径的颠覆,原来你是依靠网点的,互联网金融不依靠网点,这个目前是有颠覆的。但是,其金融服务的本质还没有颠覆。

  4 不能“一下子关死”互联网金融

  “适度监管互联网金融,是因为确实还没看清楚,有些东西一下子关死了就没了。适度监管,可以给它一定的发展空间。”

  新京报:前两天有人说应该取缔余额宝,这个你怎么看?

  许罗德:我觉得不是简单的取缔和不取缔的问题,而是监管部门要进行有效的监管。我的态度是积极支持和有效监管。

  新京报:互联网金融“跳街舞”,你觉得它舞蹈的边界在什么地方?

  许罗德:我觉得有三个底线,第一,没有银行的牌照,你就不能吸收存款。第二,网络支付是它一个很重要的通道,这个通道不能作为一个洗钱的通道。再一个,不能利用这样的一种平台搞非法集资。

  新京报:你认为有关部门在鼓励创新和加强监管方面,怎么把握这个度呢?

  许罗德:监管部门要对这些业务进行分类分析,提出一些监管要求,在产品创新和风险控制方面应有一个平衡。创新产品的风控是不是能够做到呢?流动性的风险,系统的风险,坏账的风险,这些东西你是否能够覆盖?另外还有一种道德风险。

  新京报:这个怎么理解?

  许罗德:互联网金融机构资金的使用,现在是按照什么规定来做赡芪酥鹄四骋恢帜康模梢哉饷捶糯部梢阅敲捶糯忻挥性际空馐粲诘赖路缦铡�

  新京报:这个目前都没有监管是吗?

  许罗德:像这些新的东西,要求目前没有那么明确。

  道德风险有可能是机构性的道德风险,也可能是内部管理人员的道德风险。管理人员是不是有任职资格,是不是有终生禁入呢?我今天在这个公司干了坏事,明天跑到那个公司去了,没有人管我嘛。

  新京报:你一直强调适度监管,为什么要强调“适度”呢?

  许罗德:适度监管互联网金融,是因为确实还没看清楚,有些东西一下子关死了就没了。适度监管,可以给它一定的发展空间。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万国 金彧 实习生 徐新媛 张晨

   

   

原文时间:2014-03-14

原文地址: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40314/023018503373.shtml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