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服务贸易现状分析

发布时间:2009/3/12  信息来源: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服务贸易发展迅速,服务贸易进出口额从1985年的55.79亿美元发展到2004年的1345.67亿美元,增长了近26倍;但我国服务贸易在世界市场上所占的份额比较小。本文首先介绍我国服务贸易的现状,然后通过对服务贸易竞争力指数(TC指数)和服务贸易结构的分析,揭示了我国服务贸易存在的一些问题,最后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对策和建议。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服务贸易发展迅速,1985年服务贸易进出口额为55.79亿美元;进入90年代,它以年均近20%的速度增长,2003年突破1000亿美元,2004年达到1345.67亿美元。但通过对各年度服务贸易进出口数据进行分析,我们发现无论从总体规模还是从进出口结构上,我国服务贸易都存在一些值得探讨的问题。特别在入世后3年多时间里,市场开放的重点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入世对我国整个服务贸易的影响已经显现出来。因此,有必要对我国服务贸易状况进行具体分析。
 
一、我国服务贸易发展状况
  我国的服务贸易总体发展态势良好。1985年到2004年间,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长18.24%,其中出口年均增长17.21%,进口年均增长19.30%,进口的增速高于出口增速。而与1985年到2003年世界服务贸易年均增速8.59%相比,其增速要远远高于世界水平。到2003年,我国服务贸易世界排名也上升到第九位。但从总量上看,2003年我国服务贸易总额仅占世界服务贸易总额的2.76%,仅为美国的18%,英国的38%,日本的54%,按人均来算就更低了。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1、服务贸易总体竞争力较低,贸易逆差逐年增大。
贸易竞争力指数(TC指数)是指某国产业或产品的进出口差额与总额之比,即TC指数=(出口―进口)/(出口十进口);如果TC指数大于零,表明该类商品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TC指数小于零,则表明该类商品不具国际竞争力;指数为零,表明此类商品为产业内贸易,竞争力与国际水平相当。

  我国服务贸易从1995年起从顺差变成逆差,TC指数一直均小于零,2000年到2003年连续四年为-0.08,到2004年达到-0.07。这反映我国服务贸易虽然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但其竞争力仍较低,处于比较劣势地位。1995年逆差额因受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突然增大,达到60.93亿美元。1998年到2004年间,服务贸易逆差增大三倍多,从27.77亿美元增加到96.99亿美元。这种情况与我国近年来经济高速发展,入世后服务业对外放开,国内对服务业需求旺盛有关。但同期服务贸易逆差占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比例一直保持在8%左右,并未随逆差绝对额增大而增加,这说明服务贸易逆差尚处于一种稳定状态。
2、服务贸易结构不合理,新兴服务贸易行业比重偏低

  显示,我国服务贸易主要集中在旅游和运输贸易上,二者合计平均要占服务贸易总额的56%以上,2001年达65.64%。如果再加上其他商业服务,三者共占服务贸易的80%左右,比重偏高。旅游贸易是我国服务贸易的重头戏,1998年到2002年的比重一直在40%以上,2003年因受SARS影响,比重降到31.94%,在2004年有所反弹,达到33.36%。2002年以前旅游出口在服务贸易总出口中一直占据半壁江山,2003年降到37.25%,2004年反弹到41.23%。运输业伴随着货物贸易高速增长,在服务贸易中所占比重逐步增大,2004年达到27.21%;2004年运输出口占服务贸易总出口的19.33%,运输进口占服务贸易总进口的34.03%。从以上分析看出,具有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的旅游和运输行业在我国服务贸易中占有绝对优势。
保险、计算机信息、专利特许费和咨询服务增长较明显,比重逐年增加,而其他行业变化不明显。2004年金融、保险、通讯和计算机信息在我国服务贸易中所占的比重分别为0.17%、4.83%、0.68%、2.15%,合计为7.83%;而2002年美国这四项合计比重达54.77%。这说明我国新兴的技术和资本密集型服务贸易虽然有所发展,但比重偏低,有待于加强。
   3、主要部门竞争力差异较大,新兴行业处于竞争劣势。
   运输服务TC指数一直都小于零,但呈上升趋势。1997年至2004年间,运输服务年均增长16.07%,低于我国同期年均19.76%的货物贸易增长3.69个百分点。1997年到2004年间运输出口和进口年均增速分别为22.26%和13.78%。国内运力虽然增长迅速,但仍不能满足需求;不过整体状况逐渐好转,TC指数持续变好,从1997年的-0.54上升到2004年的-0.34。根据我国《服务具体承诺表》,国外运输企业将加快进入我国,我国运输业面临的竞争会变得严峻。旅游业的TC指数绝大部分年份在0.1以上,2004年达到0.15;这表明我国在旅游贸易上的比较优势最为明显,因为我国具有丰富的旅游资源、灿烂的多元文化和各具特色的自然景观及人文历史景观。
由于电信业一直垄断经营,通讯TC指数多年保持正数;但它是消费者投诉最高的行业。在市场机制中如何把原来的垄断优势转化成竞争优势,提高其整体服务水平,保持其出口中的优势地位是电信业面临的棘手问题。我国建筑业劳力资源丰裕、成本低,TC指数近三年保持正数,其明显的比较优势成为我国出口创汇的重要行业。各年统计显示,对外经济合作在我国国际贸易中一直占有重要的地位;1989年-2003年间,对外经济合作年均增长18.06%。2003年我国对外经济合作营业额达到172、34亿美元,其中承包工程138、4亿美元,劳务合作33、1亿美元,设计咨询0、88亿美元。
保险、金融和计算机信息等新兴服务行业的TC指数大多数年份保持负数,这反映我国资本和技术密集型服务业处于竞争劣势,需要重点发展。随着我国入世承诺的落实,这些行业的开放度会越来越高,如何尽快提高这些行业竞争力,使之能与国外跨国公司抗衡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紧迫任务。
三、制约我国服务贸易发展的因素分析
1、服务业发展水平低
国内服务业的发展反映在服务贸易的进出口额上,它是服务贸易的基础,决定着服务贸易的总体竞争力。上面数据显示,占服务贸易比重较大的行业往往是市场发展较完善、竞争力较强的行业;而那些垄断程度高,市场竞争不完全的部门所占的比重相对较低,进出口能力也较弱。目前我国正处于消费结构转型期,对服务业中消费性服务需求快速上升,同时,第一、第二产业的结构升级对服务业中生产性服务需求增长迅速。在开放经济条件下,如果国内服务增长满足不了需求,必然引进国外服务来填补空缺。
从总量上看,1992年以后,虽然我国服务业建立的基本门类越来越多,市场空间日渐充实;但随着我国经济向市场化和工业化双转轨,形势对服务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前期发展积累的矛盾已经显露,量的扩张和垄断并存导致服务业质量偏低,恶性竞争不断。从结构上看,在WTO提出的143个服务门类中,我国只有40多种,“我国商业化的税务服务、民意测验服务、安全调查服务、信用查询与分析服务等行业,基本上处于空白。”①。现代新兴的服务业如金融、保险、信息等虽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步伐不显著。我国服务业的发展应该随着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的结构升级从单纯量的增长转变为质的优化。
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从1999年起一直在33.6%-34.7%之间,远远低于发达国家40%以上的水平。我国服务贸易企业受制于服务行业市场的条块分割,难以发展成为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跨国企业。虽然从短期看对国内服务业加以保护是有益的,但从长期看则不利于形成企业良性的外部发展环境,最终会导致整个行业竞争力低下。总之,只有尽快发展我国的服务业,才能提高我国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
2、服务业开放程度低
孙俊(2002)在分析跨国公司与服务贸易比较优势中指出,一国服务业的开放并不像通常所认为的那样会使该国的服务业被国外服务业占领。相反,纯粹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开放国内服务市场对发展服务业和服务贸易都是有利的。入世促进了我国服务业的开放;据统计,2 000年至2003年在中国服务业的外商实际直接投资额分别占当年外商直接投资总额的25.69%、23.83%、23.21%、24.87%。随之而来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有助于我国服务业从量到质的提高。目前我国服务业对外资的开放度已经超过我们的入世承诺,如分销业中的零售业和海洋运输等;“但在世界范围内比较可以看到,我国服务贸易发展规模较小,不少西方国家(如法国、英国、意大利)近几年的服务贸易开放程度都超过了10%,而中国还处在6%-7%左右。”②
3、服务贸易逆差作用的两重性
从静态的角度看,我国几乎所有的服务贸易行业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逆差,而且个别行业逆差逐年加大,对我国服务贸易具有负面作用。逆差意味着负的TC指数,表明服务业国际竞争力处于比较劣势。但从动态的角度看,适当扩大服务贸易的进口对实现我国服务贸易可持续发展有着重要的积极意义。通过引进国外的服务,可以满足我国国内对服务的需求,加快我国经济双转轨的进程;随之而来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能促进我国服务贸易的发展,实现从“引进来”到“走出去”的突破;还可以减少我国与一些发达国家多年来存在的巨额货物贸易顺差,缓和与欧美等主要贸易伙伴因此而变得紧张的经贸关系。
四、发展服务贸易的对策和建议
1、 扶强保幼,增强服务贸易的总体竞争力。
加大对优势行业的扶持力度,利用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的相关规则保
护不具有优势的行业。国内政策可以适当向旅游、运输和建筑等优势行业倾斜,使之产生规模效益而增强国际竞争力,实施“走出去”战略。在充分理解GATS精神的基础上,对我国国内需求较大而处于比较劣势的行业根据李斯特“幼稚产业理论”制定有关政策加以保护,以促进我国服务业均衡发展,为服务贸易提供更坚实的基础。
2、 积极稳妥地开放国内服务贸易市场,充分利用后发优势,实现服务贸易跨跃式发展。
根据入世承诺和不同行业的发展状况制定不同的服务业开放时间表,服务业在引进外资的同时要注重吸引国内各类资本、特别是民营资本,让外资和民资享受国有资本的同等待遇。通过完善投资环境,健全市场机制,使外资和各种形式的内资在服务贸易市场上公平竞争。优先选择开放一些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的成熟的服务贸易产业,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通过溢出效应带动国内产业的发展;同时充分发挥出口行业的前向和后向的关联效应,带动整个服务贸易的增长,实现跨越式发展。
3、 积极参与双边与多边合作,为服务贸易发展争取有利的国际环境。  
  积极参加WTO安排下的服务贸易的会议和多边或双边谈判,既坚持原则又不失灵活性,最大限度地维护我国的利益,为我国服务贸易出口开辟新的市场。
4、 健全法制,为服务贸易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学习发达国家在服务贸易立法方面的经验,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制定出符合我国经济发展的服务贸易法规。破除地方保护主义,建立统一的管理机构,打破条块分割,形成一个统一完善的服务贸易市场。健全服务贸易的创新机制,促进服务贸易向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转变。
5、加快服务贸易人才的培养。
加大对相关教育产业的投资,建立门类齐备的服务贸易培训机构,通过产学研结合,加快服务贸易人才的培养。完善人才的激励机制,充分调动人才的积极性,发挥其创造性,谨防在利用外资过程中国有服务企业的人才流失。
  注释:
  ①引自WTO与法治论坛,“我国服务贸易发展的现状与对策,<http://www.wtolaw.gov.cn> (访问时间: 2005年4月22日)
②引自蔡茂森、谭荣,(2005)“我国服务业竞争力分析,”《国际贸易问题》第6期,第38-42页。
[参考文献]
[1]蔡茂森、谭荣:《我国服务业竞争力分析》,《国际贸易问题》2005年第2期。
[2]邓世荣:《中国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世界政治与经济论坛》2004年第3期。
[3]高文志、余建星、王庆云:《我国发展服务贸易的对策研究》,《经济与管理》2004年第9期。
[4]任旺兵、李冠霖:《我国服务业的发展和创新》,中国计划出版社2004年版。
[5]孙俊:《跨国投资与服务贸易比较优势》,《国际贸易问题》2002年第9期。
[6]王国安:《合理有效利用外资 增强浙江区域竞争力》,第四届两岸产业发展与经济管理学术研讨会2005年,台湾。
[7]赵伟、严建苗、沈瑶:《国家贸易:理论政策与现实问题》,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8]郑吉昌、夏晴:《浙江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与政策措施研究》,《商业经济与管理》2004年第5期。
[9]WTO与法治论坛:《我国服务贸易发展的现状与对策》,<http://www.wtolaw.gov.cn> (访问时间: 2005年4月22日)
[10]Guo-an Wang, Mary Johnson, Xiaohua Yang, China’s Revised FDI Laws and WTO Entry Create Changing Patterns of FDI in China: Implications for Investors and Policy Makers, Journal of Emerging Markets, Vol. 8, No. 3 (Fall 2003):5-15, ISSN 1083-9798, the USA

   

   

原文时间:

原文地址: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