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服务贸易开放中的经济安全问题

发布时间:2009/3/12  信息来源:

一、服务贸易及经济安全的内涵

  服务贸易也称“劳务贸易”,是指以服务为对象的经济交换活动。近十几年来,伴随中国货物贸易的顺差和国际收支的巨额盈余,服务贸易始终处于逆差。目前学界对服务贸易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中国国际服务贸易的竞争力、国际服务贸易对经济增长以及服务贸易统计方法改进这三个方面。笔者将从中国国际服务贸易的产业构成特征出发,研究国际服务贸易逆差对经济安全以及国际贸易政策的影响。

  经济安全问题的提出与全球化进程紧密相连,各国冷战结束后,以经济竞争为中心的综合国力较量,使经济安全问题成为世界各国政府关注的焦点。对于经济安全和产业安全的含意,多数学者认为,经济安全是指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经济利益不受内部和外部因素的破坏及威胁,其中,外部因素主要是指经济全球化对国家经济安全的冲击,包括贸易自由化、金融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对国内经济发展和经济利益的威胁;在产业安全问题中,多数学者认为,受威胁的主体是指影响国民经济全局的战略性资源产业、支柱产业、先导性产业和幼稚产业等,由开放过程中外商直接投资的利用引起,主要源自核心技术控制权。

  在三次产业的国际贸易中,国际服务贸易的比较优势主要建立在技术优势上,同时服务贸易作为无形贸易,难以制定明确的指标对其损害和威胁进行量化分析,风险较商品贸易更隐蔽。因此,服务贸易全球化的进程,使政府失去了往昔控制经济的部分权利。而这一点,在发展中国家表现尤甚。如果完全按照目前的比较优势参与国际贸易,会造成发展中国家在国际分工格局中地位的固化,从而无法在附加值更高的产业获得新的比较优势,最终难以摆脱在国际产业链中的落后地位。从这个角度来说,服务贸易自由化将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安全带来更大威胁。

    根据中国加入WTO时的相关协议,从2006年开始,我国将逐步取消外资进入中国银行业、保险业、电信业和分销行业等领域的数量和股权限制,此外,批发零售服务业、旅行社和旅游服务、运输服务业和仓储服务业等也将成为外资进入的新领域。由于现代服务业尤其是金融业、信息服务业与各类知识服务业对国民经济有更为深远的影响,而上述产业中国与国际水平差距较大,今后造成外资垄断的可能性也更大,因此服务领域的开放,在很大程度上将关系到国家经济安全乃至广义上的国家安全。

二、中国国际服务贸易整体状况

1.总体发展特征

  中国国际服务贸易近十几年来的逆差引起了众多关注,同时人们也注意到,随着经济增长,服务贸易出口值也呈现加速增长趋势,逆差额主要是由于出口增加速度略小于进口增加速度造成的。根据国家外汇局相关数据计算可知,在1985年~2005年间的大部分年份里,服务贸易差额占GDP的比重都不足0.5%,尤其是最近十年服务贸易逆差比重基本在0.5%以内。根据国民收入核算支出法公式:GDP=C+I+G+(X-M),可将净出口分解成净货物出口和净服务出口,从而观察贸易差额对GDP的影响力。以2005年数据为例,货物贸易差额占GDP比重达6.0%,但是服务贸易差额仅占0.42%。上述总体特征显示,目前中国服务贸易正处于快速发展之中,尽管存在逆差,但是对GDP总额的影响力非常小。

2.与亚洲邻国比较

  丁勇和朱彤(2007)根据WTO相关统计数据,整理得出中国服务贸易出口额及其在世界上的比重和位次都在上升之中:1999年是1.93%和第14名,到2004年是2.8%和第9名。

  按照“雁形模式”理论,“雁形模式”是由较发达国家向低一级水平国家转移边际产业形成,亚洲最领先的国家是日本, 然后依次是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香港、韩国、新加坡和台湾)、东盟四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中国和南亚国家。因此,笔者选择日本、香港、韩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印度等9个国家和地区,作为与中国数据的对照,观察其国际服务贸易逆差。

  上述“雁行模式”并没有对服务贸易差额产生影响,上述10个国家可大致分为三组:第一组是香港,服务贸易呈现顺差,整体趋势上扬,到2004年已经超过200亿美元;第二组是日本,服务贸易逆差到2004年仍然超过300亿美元;第三组是剩余8个国家(含中国)。在第三组的8个国家中,服务贸易呈现顺逆差间的波动,波动幅度基本上在±100亿美元之间,同时最近二十年的总体趋势偏向逆差。与亚洲经济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的比较显示,中国目前服务贸易逆差的总体水平并未脱离亚洲新兴工业化国家的一般情况。

三、中国国际服务贸易的产业构成

  在1997年以后的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服务贸易具体由13项内容构成,分别是运输、旅游、通讯服务、建筑服务、保险服务、金融服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专有权利使用费和特许费、咨询、广告宣传、电影音像、其他商业服务以及别处未提及的政府服务。笔者使用服务贸易国际比较优势指数(Trade Competition Index,简称TC指数)来观察服务贸易相关产业构成中的贸易发展不平衡程度:TC指数=(出口-进口) / (出口+进口)×100%。

  服务贸易的国际比较优势指数能够反映对象在总体上具有的比较优势状况及其国际竞争力和市场定位,其数值在-100和100之间变动,当数值为100时,表示该产业在对外贸易中只出口不进口,比较优势最强;数值为-100时,该产业只进口不出口,比较优势最弱;数值为0时,进出口额相等,贸易差额出现平衡。

  我国最近10年比较优势上升幅度最大的产业,分别是:金融服务上升49个点,建筑服务和运输服务上升42个点,电影音像上升66个点,计算机和信息服务上升60个点。这说明尽管目前中国的国际服务贸易比较优势总体不高,但是随着整体经济实力的提高和服务贸易产业构成的发展,产业结构不断优化,服务贸易比较优势正在从劳动力密集型的服务业向部分知识、技术密集型的服务业扩散,新兴服务贸易不断发展。同时,金融业、建筑服务业、电影音像业、计算机和信息服务业等比较优势的迅速上升,说明扩大对外开放对建立和促进这些产业的比较优势起了作用,中国的服务产业有能力应对加入WTO后的进一步开放。然而,服务贸易开放中的经济安全问题仍然需要引起关注。

四、贸易政策与产业政策双管齐下

  解决国际服务贸易中的经济安全问题,应当从两个方面着手:对内直接干预特定产业的发展;对外施行干预贸易干预产业发展。尽管制定和实施这两种政策的国家行政管理机构通常不同,但综合考虑政策中重叠和互补的部分,将为服务贸易相关产业的发展和政策干预提供新的思路和视角。

  (一)战略性贸易政策

  国际服务贸易的特殊性,使得相关贸易政策具有两面性:一方面直接表现为自由化进程,以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和《服务贸易总协定》的签署为标志,参加国通过调整国内经济政策削减服务贸易壁垒,推动服务贸易自由化;另一方面,由于服务贸易涉及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贸易保护主义成为服务贸易政策的主流。

  战略性贸易政策强调政府适度干预贸易对产业发展的作用,最早由加拿大经济学家巴巴拉·斯潘塞和詹姆斯·布朗德于20世纪80年代提出。该理论指出,存在不完全竞争和规模经济时, 一国政府通过关税、出口补贴和进口保护等措施,扶持现有或潜在的战略性产业以增强其国际竞争力, 改变国际竞争的格局,通过牺牲外国竞争者的利益达到增加本国福利及促进本国企业和产业发展的目的。二战后许多国家在不同的产业都实行过战略性贸易政策,例如法国的鼓励参与国际技术竞争的产业策略,美国的促进农业和国防工业发展策略。

  由于服务贸易涉及的产业多数是资本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产业,既存在不完全竞争,也存在技术外溢带来的外部性,因此可利用战略性贸易政策干预其发展。针对目前中国服务贸易中的产业构成尚处于发展阶段,应当考虑在计算机和信息服务、金融和通讯服务中加以选择。

  (二)结合产业政策

  产业政策指用于鼓励和限制一国特定产业发展的国内干预政策,这些政策将促进该国产业结构的形成和优化,以实现最大限度的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产业政策的目标是多元而矛盾的,产业结构调整中的矛盾是结构协调和结构进化,产业组织中的矛盾是规模经济和竞争效益,产业区位布置中的矛盾则是提高整体效益和缩小地区差距。由于战略性贸易政策旨在利用不完全竞争和规模经济,通过政府干预来攫取和转移外国企业的利润,最终实现扶持本国企业和产业的发展,因此,相应的产业结构政策调整应当侧重产业结构的进化,产业组织政策应当侧重规模经济的培育,产业区位政策则应侧重提高整体效益。

  在开放经济中,产业政策和贸易政策无法截然分开,一国的产业结构也与贸易结构有着密切的经济联系。产业结构固然直接决定了贸易结构,但是只有在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中,产业结构才能实现调整和升级,特别的,技术贸易通过技术外溢对产业结构产生直接推动力。因此,在服务贸易领域产业政策和贸易政策的双管齐下,不仅有助于扩大服务贸易出口,减少逆差额,而且有助于消除产业安全和经济安全中的隐患。

  十一五规划纲要中指出,在推进工业结构优化升级中强调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发展,在加快服务业发展中强调优先发展交通运输业、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业、有序发展金融服务业、积极发展信息服务业、规范发展商务服务业以及丰富消费性服务业。其中信息服务业、交通运输业、现代物流业和金融服务业具有战略性,且多数存在不完全竞争和规模经济,是使用战略性贸易政策扩大服务贸易出口的候选行业。因此,适宜战略性贸易政策和产业政策双管齐下的服务产业应当是:通讯服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运输和金融服务。

  江西省物价局  倪晓宁

   

   

原文时间:

原文地址: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