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服务贸易发展概况

发布时间:2009/3/12  信息来源:

一、加拿大服务贸易
    (一)总体情况
    据加统计局统计,2004年,加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为7,922亿加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61.4%,占其国际贸易总额的85%;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为1,363亿加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0.6%,占其国际贸易总额的15%。服务贸易出口额为618亿加元,比上年增长3.9%;进口额为745亿加元,比上年增长5.0%。服务贸易逆差达127亿加元,比上年增加13亿加元,为2004年前10年中表现最差年份。
    作为贸易立国的国家,在货物贸易持续增长的同时,加服务贸易也随之不断增长,但近几年增速明显放缓。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加服务贸易年均增长率分别为10.3%和13.5%;在80年代和90年代,虽继续保持增长,但增速减缓至10%和7.2%;而进入21世纪以来,年均增长率更是不足5%。
    加服务贸易划分为旅游、运输、商业服务、政府服务四大类,其中最为主要的是商业服务,包括通讯服务,建筑服务,保险服务,其他金融服务,计算机与信息服务,专有权利使用费和特许费,管理服务,研发,建筑、工程和其他技术服务等诸多方面。
    2004,加商业服务出口额为325亿加元,比上年减少近10亿加元,其中计算机与信息服务、管理服务两个类别的出口下降最多,占总下降额的80%以上;进口为369亿加元,与上年基本持平,逆差为43亿加元,比上年增加9亿多加元。商业服务类逆差额增长过快是导致2004年加整个服务贸易逆差扩大的主要因素。
    由于受SARS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2003年是加1994年以来旅游表现最差的一年,而2004年外国旅游者在加消费回升了13.1%,使旅游收入又回复到了2002年167亿加元的水平;支出为208亿加元,支出的增加主要是由于加拿大人国外旅游消费增长了10.8%,从而导致了旅游类41亿加元的逆差。
    包括旅客和货物的运输服务收入为110.5亿加元,支出为158亿加元,收入和支出比上年的增长均超过了10亿加元,而48亿加元的逆差与上年基本持平。
    以上三类服务贸易的逆差大约各占加整个服务贸易逆差的三分之一,最后一类政府服务收入为15亿加元,支出为9.5亿加元,略有盈余。
 
    在加服务贸易出口中,美国仍是其最大伙伴。2003年,加对美服务贸易出口额达351亿加元,占加服务贸易出口总额的57%;其他依次是:对欧洲出口122亿加元,其中对英国40.3亿加元、德国17.6亿加元、法国14.3亿加元;对亚洲出口48.3亿加元,其中对日本12.5亿加元、中国7.5亿加元、韩国6亿加元、中国香港5.2亿加元、中国台湾3.3亿加元;对非洲出口12.9亿加元;对太平洋国家出口9.8亿加元,其中对澳大利亚8.6亿加元;对中东地区出口6.4亿加元。
 
    加服务贸易进口也主要来自于美国,2003年,加从美进口416亿加元,占加服务贸易进口总额的56%;其他进口国别及地区依次为:欧洲142亿加元,其中英国37.8亿加元、德国18.2亿加元、法国16.8亿加元;亚洲69.6亿加元,其中日本26.8亿加元、中国香港12.2亿加元、新加坡8.9亿加元、中国(不包括中国台湾)5.8亿加元;非洲6.6亿加元;太平洋国家6.5亿加元、中东地区6亿加元。
    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加对美洲自由贸易协定国家(FTAA)服务贸易出口额为383亿加元,进口额达464亿加元,占其服务贸易出口总额和进口总额的比重都分别高达62%。
 
    (二)形式及特点
    加服务贸易主要通过两个渠道四种形式展开。一是过境销售渠道,它包含三种形式。第一种形式称为服务过境,如通过邮件、快递和电子邮件等形式向国外客户提供咨询服务;第二种是服务商过境,如担任培训任务的顾问到国外提供培训服务;第三种是国外客户过境,如外国公司雇员入加接受培训。二是国外代理服务渠道,也是第四种形式,即加公司以国外分支机构形式,向驻在国的本国居民、驻在国的其他外国居民以及驻在国的加拿大居民这三类消费者提供各种服务。在上述四种形式中,国外代理服务所占比例最大,是最主要的服务贸易形式。
    加服务贸易呈现以下主要特点:

    1、长期处于逆差状态
    尽管加服务贸易总体上一直保持增长,但与货物贸易连年顺差的情况相比,其服务贸易进口历来大于出口,自二战以来一直处于逆差状态,1993年达136亿加元,创历史最高记录,在此之后直到90年代末,服务贸易出口的增长曾一度快于进口的增长,逆差随之明显趋降,而进入21世纪以来,由于受到2001年软件和计算机服务出口大幅下滑、2003年的SARS以及加元持续升值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逆差又呈逐年增长态势,到2004年扩大为127亿加元。
    加拿大传统上是一个资源性产品出口国,也是一个服务净进口国,造成其服务贸易长期逆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客观上受制于服务贸易产品的自身性质和国际服务贸易发展中的各种制约因素外,主要是由于其国内市场对服务需求较大。服务进口对加经济生活各方面都有着巨大作用,有效提高了加服务贸易的竞争力,并为加引入了新的服务理念,进而成本降低,服务质量提高,增加了消费者对服务贸易产品的选择性。

    2、商业服务占据主导地位
    商业服务的发展是促进加服务贸易乃至整个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商业服务在加服务贸易出口和进口中都是所占比重最大、发展最快的领域,其次是旅游,第三位是运输,最后一位是政府服务。2004年,在加服务贸易出口中,商业服务出口占一半以上,旅游占27%,运输占17.9%,政府服务占2.4%;商业服务进口占加服务贸易进口的比例也接近50%,旅游占28%,运输占21%,政府服务占1.3%。
    在商业服务中,具知识型行业性质的服务类别在1993年至1999年期间发展最为迅速,通讯服务年均增长9.4%,计算机与信息服务、管理服务年均各增长9.9%,研发年均增长15%,专有权利使用费和特许费年均增长16.8%,但近年来增速有所放缓。从商业服务主要类别的进出口情况看,保险服务,其他金融服务,专有权利使用费和特许费,管理服务等进口大大高于出口,计算机与信息服务,研发、建筑工程和其他技术服务等出口则大大高于进口,通讯服务进出口基本持平。

    3、美国仍是主要伙伴
    由于加美国土相邻,语言相通,文化、历史和价值观相似,又同属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加对美贸易关系一直占据统治地位,无论是货物贸易还是服务贸易,美国都是加最大的伙伴。2004年,加美双边服务贸易总额为788亿加元,其中,加对美出口360亿加元,占加服务贸易出口的58.2%;从美进口428亿加元,占加服务贸易进口的比重为57.5%。
    尽管美国仍是加服务贸易的最大伙伴,但与加货物贸易美国所占87%的比例相比,加服务贸易还是呈现出了一定的地区多样性,表现在不到60%的服务贸易收入来自于美国,而且这一比例正在逐年下降,同时,亚洲在加服务贸易出口中占有9%的份额,是其在加货物贸易中所占比例的两倍。
 
    4、加服务业发达,服务贸易发展相对滞后
    人类社会经历了农业经济时代、工业经济时代之后,如今正迈向服务经济时代。所谓服务经济是指服务业产值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比重超过60%、或指服务业的就业者在总就业人数中的比重超过60%的一种经济状态。2005年,加服务业产值占其GDP的比重达68.4%,服务业的就业者占其总就业人数的比重达75.2%,同其他工业强国一样,无论从哪一标准衡量,加都已进入了服务经济时代。然而,与其发达的服务业相比,加服务贸易的发展却相对滞后,在其国际贸易中所占比重低于世界各国服务贸易的平均比重,服务贸易出口在世界服务贸易出口中的排序也低于其他工业强国,甚至落后于包括中国在内的部分发展中国家,位居前10名之外。
    服务贸易发展滞后及逆差的长期存在,首先表明了加在服务贸易方面尚缺乏比较优势,其服务业水平及科技水平与其他发达工业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其次,美国作为加最主要的服务贸易伙伴,其服务业水平和科技水平远高于加,势必推动加服务业的进口,从而相应弱化了其服务业的出口;此外,加拿大及世界各国服务贸易壁垒的存在及加对美国以外更广阔的服务贸易市场拓展不足,也是制约其服务贸易发展的重要因素。
    5、加服务贸易存在诸多壁垒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有关规定,加联邦及省区政府先后出台了很多有关服务贸易的法律法规,几乎涵盖了服务贸易的各个方面,如整个投资方面有投资法(Investment Canada Act);金融服务方面有银行法(Bank Act)、金融管理法(Financial Administration Act)和保险公司法(Insurance Companies Act)等;电信服务方面有电信法(Telecommunications Act)、无线电信法( Radiocommunication  Act)和电信计费规则(Telecommunications Fees Regulations)等;广播服务方面有广播法( Broadcasting Act);运输方面有运输法(Transportation Act);建筑方面有国家住房建筑法(National Housing Act)等等。运用上述法律法规,加各级政府一方面对全国的服务贸易行为加以规范,另一方面出于保护本国利益的需要,对关乎国计民生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主权的基础电信、广播、金融等服务领域的市场准入进行限制。其服务贸易壁垒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通过立法限制外国公司的所有权;二是采取各种措施对外国投资公司的经营行为加以限制和规范。
  2003年3月,WTO对加贸易政策进行了审议,并在审议报告中给予了积极评价,称加是世界上拥有最透明、最自由贸易政策的国家之一;同时也指出,加仍在一些行业,特别是很多服务贸易领域存在贸易壁垒,有必要继续进行改革。表4显示了WTO报告中所列举的加各级政府对服务贸易领域外国投资的限制规定。
 
    二、中加服务贸易发展前景
    (一)中加服务贸易简况
 
    从加方统计数字看,加中服务贸易(不包括香港和台湾地区,下同)自1997年至2002年一直呈不断增长态势,年均增长率为13.9%,且2000年以后增速明显加快,但2003年出现下滑;与加中货物贸易进出口状况不同的是,加对中国的服务贸易出口一直大于进口,加方长期保持顺差状态,只在2002年出现过小额逆差。
    2003年,加中服务贸易总额为13.31亿加元,仅占加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的1%,占中国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按我国统计数字)的1.3%。加对中国服务贸易出口7.54亿加元,出口最多的是商业服务,金额为2.98亿加元,其次是旅游2.49亿加元,运输和政府服务2.07加元;从中国进口5.77亿加元,进口最多的是运输和政府服务,达2.76加元,其次是旅游2亿加元,商业服务1.01亿加元;加方顺差为1.77亿加元。
 
    从加对我国服务贸易领域的投资情况看,总投资额不大,主要分布在航运业、旅游业、房地产业、矿产资源领域及商业领域,分别占上述领域外商直接投资总额的0.8%、3%、2%、4%和2.7%,大都排在前10位之内,在金融服务方面表现较为突出。
   加金融机构近年来在中国市场表现相对比较活跃,5家大银行有4家在中国设有代表处或分行。排名第一的加拿大皇家银行1981年在北京设立了代表处;第二大银行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也于1981年及2004年先后在上海、北京设立了代表处;第四大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于1982年在北京设立了代表处,又于1994年和1997年先后在广州和重庆开设了分行,并于2004年在上海开设了办事处,同一年又入股西安市商业银行,这是外资首次进入中国西部地区银行;第五大银行蒙特利尔银行分别于1994年和1996年在广州和北京开设了分行,并于2001年在上海设立了代表处。
    加金融服务公司在中国更是拥有许多“第一”。例如:加拿大宏利人寿保险公司与中化公司合资于1996年在上海建立的人寿保险公司是中国自1949年以来建立的第一家合资寿险公司;后又在广州开设了分公司,成为第一家在广州开设分公司的中外合资寿险公司;加拿大永明人寿保险公司与中国光大集团于2002年在天津成立的人寿保险公司是中国北方第一家中外合资寿险公司,该合资寿险公司又于2004年成立了北京分公司。
    此外,加拿大人寿保险公司和加最主要的投资管理公司AGF共同基金组织在中国均设有办事处;加魁北克省退休基金投资管理公司为中国退休基金体系的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持;加拿大出口发展公司在中国市场也有所作为,并于2005年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正式签署了全面业务合作协议。
    (二)中加服务贸易发展前景
    两国服务贸易的发展潜力以及服务贸易的互补性预示着中加服务贸易前景广阔,必将有一个较快的发展。
    1、中国服务贸易发展前景
    中国过去一直“重制造、轻服务”,服务业起步较晚,发展水平偏低,2005年中国服务业产值占GDP的比重仅为40.3%,大大低于发达国家60%-80%的水平,也低于发展中国家45%-55%的一般水平。尽管如此,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服务贸易取得了长足发展,从1982年的46.1亿美元增长到2005年的1,665亿美元,23年增长了36倍,年均增长16%左右。2005年,中国服务出口占全球服务出口额的3.4%,居世界第八位;服务进口占全球总额的3.6%,居世界第七位。中国已进入世界服务贸易大国的行列。加入WTO后,中国根据入世承诺相继颁布了30多个开放服务贸易领域的法律、法规,涵盖了金融、分销、物流、旅游、建筑等几十个领域,基本完善了服务贸易领域对外开放的法律体系,形成了服务贸易全面对外开放的格局,有力地促进了服务贸易的发展。但是,中国服务贸易的发展与其经济规模和货物贸易规模相比仍然相对滞后。“十一五”规划提出要加速发展服务业,提高其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和水平。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在去年上海举办的“世界服务贸易论坛”演讲时表示,服务业将成为中国下一轮对外开放的重点领域,今后,中国需要像重视货物贸易那样重视服务贸易的发展。
    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服务贸易的市场是巨大的,发展潜力十分广阔。在全球经济稳定发展的前提下,面对当今西方国家服务业外包的大潮,伴随中国服务业的发展和整体开放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及货物贸易与外资流入的增长,加上中国国际交往的日益频繁和对国际服务需求的不断升温,中国的服务贸易将继续保持快速稳定的增长态势。
    2、加拿大服务贸易发展前景
    与西方发达工业国相比,加服务贸易的竞争力较低,但在整个世界服务贸易中仍具有较大的比较优势和发展潜力。推动加服务贸易进一步发展的因素主要来自四个方面:一是国际服务贸易自由化进程的加快和各国服务贸易壁垒和障碍的逐步减少,将为其服务贸易的出口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据加有关部门前几年的一项研究显示,世界各国若减少33%的服务贸易壁垒,则可以增加1,186亿美元的世界服务贸易出口,其中加拿大可增加66亿美元。二是加发达的国内服务业为其服务贸易的发展提供了重要基础和有利条件。加拥有世界级的服务公司,并已将海外市场作为公司发展的目标市场。三是加在信息、通讯等技术创新和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类别上的优势,为它的服务贸易的强劲增长开创了广阔的空间。有关研究报告指出,加未来经济将减少对资源的依赖,转而侧重由信息科技及服务所带动。加有关高级经济学家也预测说,到2010年,加信息科技环节的产量可能差不多与资源环节相等。四是NAFTA、FTAA以及加同智利、哥斯达黎加、以色列等部分国家的自贸协定加快了加国际贸易的发展步伐。
    中加两国在服务贸易领域各自所具有的发展潜力必将推动中加服务贸易的进一步发展。
    3、中加两国在服务贸易领域的互补性与未来发展
    到目前为止,两国在不少服务贸易领域已开始了良好的合作,两国服务贸易的增长也为双边贸易的增长做出了贡献。
    从中加服务贸易的进出口结构看,中国对加服务贸易出口仍以传统的运输、旅游为主,而加对中国出口最多的是属于现代服务业范畴、技术含量和增值率较高的商业服务类。
    运输在中国对加服务贸易出口中占首位的情况表明了中国的贸易大国地位,与货物贸易关联的运输服务随之增长迅速;而在旅游方面,中国和加拿大都是旅游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近年来中国已逐步成为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国之一,如果加拿大被开放成为中国公民的旅游目的国,那么,两国服务贸易在旅游方面的快速发展是可以预见的。
    加对中国商业服务的大量出口,说明中国市场对加商业服务方面的需求较大,也显示出加在这一领域所具有的优势,其服务业水平及科技水平远高于中国。此外,加金融服务业尤其拥有基础稳定的良好信誉,并已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多次得到了证明。上世纪80年代初的欠发达国家债务危机、90年代初的房地产价格下滑以及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等均未对加银行系统产生冲击,因此,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把加银行列在全球最稳定的金融机构中。而中国在这些方面的差距短期内还难以消除,因此,加对中国商业服务领域的出口极具发展前途。
    加近年来一直是吸纳中国大陆移民和留学生最多的国家,中国是加第一大移民来源国和第二大留学生来源国。2003年,加吸纳来自中国大陆的投资移民约800个家庭,近3000人;吸纳技术移民5000多人。这还是加在2001年调整移民政策、提高移民门槛后的规模,此前1999年和2000年的移民数量均为2003年的两倍以上。截止到目前,中国来加留学人员总计55,000多人,每年保持在7000到8000人的水平。中国移民和留学生的大批涌入无疑为中加服务贸易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并将继续带动两国服务贸易的发展。
    除运输、旅游外,中国金融业已进入加市场,如中国银行已在加开设分行,数十家中国贸易公司、贸易机构也相继在加设立。
    加政府于2005年10月对外宣布的“太平洋门户战略”对今后的中加经贸关系发展将产生持续和深远的影响,尤其将进一步推动双边服务贸易的发展。具体来说,这一战略的实施不仅将为中加在能源、矿产领域的投资合作创造良好的基础,也为加劳务输入限制和标准认证差异等影响中国企业进入加承包工程市场的有关问题的解决带来了希望。
    加快发展中加服务贸易具有很大的实际意义。就中加两国贸易关系而言,单纯依靠扩大货物贸易规模的外延式增长策略受到资源和加市场的制约,发展服务贸易不仅有利于提高双边货物贸易的效益,还能够开辟双边贸易增长的新领域,而且加在两国服务贸易中所处的顺差地位,还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双边货物贸易中国连年顺差所带来的压力,为双边贸易的增长创造更为积极有利的环境。
    当然,中加两国在服务业水平和服务贸易体系上的差异,加在服务贸易领域存在的壁垒以及两国在文化、价值观甚至语言上的不同都将是影响双边服务贸易顺利发展的不利因素

 中国服务经济研究中心

   

   

原文时间:

原文地址: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