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贸易的发展及政策分析

发布时间:2009/3/10  信息来源:

 作者:谢康 陈燕

  美国不仅是世界最大的商品进出口国,也是世界最大的服务进出口国。近20年来,美国的服务业迅速发展,服务贸易领域已涵盖运输、旅游、金融、保险、通讯、 计算 机与信息服务、专利与许可、建筑设计、娱乐、批发零售、商业服务和 教育 等多个行业。随着服务业的发展,美国服务贸易在经济发展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一、美国服务贸易的发展特点

  1.服务贸易发展平稳,经济贡献率高。服务业对美国的产出及就业 影响 较大,以1997年为例,服务业收入占美国GDP的76.5%,当年从事服务业的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79.3%。据世界经济金融集团预测,美国未来就业机会的增长大部分集中在服务领域。1995-1997年美国服务业的年均名义增长率达6%,高于其他行业的年均增长率5.6%。服务贸易在美国对外贸易中的重要性日益显现。1991-2002年,美国服务出口占总出口的比例平均维持在27%左右,2002年达到30%。服务进口则呈现相反的发展趋势,从1991年服务进口占总进口的19%下降到2002年的16%,反映出服务贸易对美国经济的贡献作用越来越大。此外,从图1可看到,服务出口与货物出口的年增长率走势基本一致,但服务出口受世界和国家经济气候影。向的程度小于货物出口,其增长变化较为平缓,不像货物出口那样呈波峰波谷状变化。

  2.服务贸易顺差有效弥补了货物贸易逆差。长期以来,美国货物贸易表现为逆差,服务贸易表现为顺差。自1971年起,美国服务贸易年年保持顺差,20世纪90年代后服务贸易对填补货物贸易产生的巨额逆差发挥了重要作用。1986年服务出口顺差103亿美元,1997年达到884亿美元,十年间增长了7倍多。从表1可看到,1997年服务贸易顺差达到较高的 历史 水平,其中,出口2547亿美元,进口1663亿美元,抵消当年货物贸易逆差1961.8亿美元的45.07%。服务贸易抵消货物贸易逆差的作用在将来较长一段时期内仍会持续下去,但抵消幅度会越来越小,因为货物贸易逆差的增长速度远远快于服务贸易顺差的增长速度,并且从发展规模上看,货物贸易也远远大于服务贸易。

 

表1 1997-2002年美国货物、服务进出口平衡表 (单位:亿美元)

年份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货物出口
 6803.3
 6723.8
 6862.8
 7746.4
 7217.5
 6818.74
 
货物进口
 8765.1
 9171.2
 10299.8
 12244.3
 11459.8
 11647.46
 
平衡
 —1961.8
 —2447.4
 —3437
 —4497.9
 —4242.3
 —4828.72
 
服务出口
 2547
 2602.8
 2709
 2896.3
 2762.8
 2922.33
 
服务进口
 1662.8
 1825.3
 1894.7
 2185.2
 2103.5
 2273.99
 
平衡
 884.2
 777.5
 814.3
 711.1
 659.3
 648.34
 
抵消率
 45.07%
 31.77%
 23.69%
 15.81%
 15.54%
 13.43%
 


资料来源:IMF《国际收支统计年鉴》1998—2002年整理而成。
注:抵消率指服务贸易(或货物贸易)顺差抵消货物贸易(或服务贸易)逆差的比例

  3.服务业的各个部门发展态势良好。美国10大服务业包括旅游、运输、金融、教育、商业服务、通讯、设备安装维修、娱乐业、信息和医疗保健,涉及服务贸易的重要领域,美国在这些方面保持绝对的领先优势,具有很强的世界竞争力。以信息技术服务为例,1990-1998年,包括电脑软件的特许权使用费在内,美国信息技术服务出口以13.2%的年均增长率递增,同时进口的年均增长速度为6%。1997年美国信息技术服务的贸易顺差为9亿美元,这是美国经济分析局(BEA)自1986年开始搜集服务贸易综合数据以来在信息技术服务方面首次出现的贸易顺差。20世纪90年代,美国电脑与信息服务(包括电脑软件特许使用权)出口以23.7%的年均速度递增。尽管这些服务的进口增长速度更快(每年33.1%),但1998年美国仍保持略低于10亿美元、即略低于出口值1/7的贸易盈余。

  4.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及 电子 商务的出现将进一步推动服务贸易的发展。信息技术和电子商务使服务贸易的方式 网络 化、 内容 综合化、区域国际化,使服务质量日益提高,服务范围日益扩大。电子商务以一种最大化的网络方式将顾客、销售商、供应商和雇员联系在一起,使供需双方在最适当的时机得到所需的市场信息,不仅减少了服务贸易的交易费用和经营成本,而且提高了 企业 的经济效益和参与世界竞争的能力。Freund和Weinhold(2002)对互联网对美国服务贸易影响的实证结果表明,对所有服务业来说,外国互联网数量每上升10%,美国服务进口增长1.7%,服务出口增长1.1%。如果这一动态关系长期保持不变的话,对美国服务进出口的影响将分别达到6%和4%。同时,由于电子商务的主导技术是信息技术,电子商务的发展又会有力地带动一批信息产业和信息服务业的发展,促进经济结构的调整,从而对经济发展产生推动作用。

  5.服务贸易的出口方向有其自身特点。美国服务出口的主要对象是英国、日本、加拿大以及欧盟。如表2所示,英国是美国服务出口的最大目标市场,2002年,英国进口美国服务项目占全美服务出口总额的11.38%。同时,英国也是美国服务进口的最大来源国,从英国进口服务的增长率远远高于从其他国家的进口。日本和加拿大是美国服务出口的第二和第三大市场,分别占10.62%和8.69%,美国对日本的服务贸易顺差有效地弥补了相应的货物贸易逆差。加拿大与美国位置毗邻、 交通 方便、生活方式相似,因而是美国服务输出的主要接受国,这在运输业和旅游业表现得尤为明显。就地区性而言,西欧国家是美国服务贸易的主要伙伴,主要与美国进行计算机信息服务、软件程序编制和数据库开发等服务的交易。近年来美国日益重视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服务市场,韩国从1987年开始成为美国生产性服务出口的最大国,2002年美国对韩出口总额为77.6亿美元。同时,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 中国 等市场增长也很快,是美国在亚洲发展服务贸易的重中之重。总之,英国、日本、加拿大、德国、墨西哥、法国、荷兰和瑞士等国既在美国服务出口10大目标国之列,也是美国服务进口10大来源国的一部份,由此足以看出美国与这8国在服务贸易领域具有紧密关系,双方主要进行互补性服务贸易或产业内服务贸易。

表2 2002年美国服务进出口十大对象 (单位:亿美元)

出口目标国
 进口来源国
 
国家
 出口额
 比例
 国家
 进口额
 比例
 
英国
 318.16
 11.38%
 英国
 265.87
 12.95%
 
日本
 296.88
 10.62%
 加拿大
 184.14
 8.97%
 
加拿大
 242.94
 8.69%
 日本
 173.12
 8.43%
 
德国
 160.56
 5.74%
 德国
 147.03
 7.16%
 
墨西哥
 159.02
 5.69%
 墨西哥
 110.66
 5.39%
 
法国
 107.40
 3.84%
 百慕大
 102.60
 5.00%
 
韩国
 77.60
 2.78%
 法国
 96.55
 4.70%
 
荷兰
 72.19
 2.58%
 瑞士
 66.13
 3.22%
 
瑞士
 67.50
 2.42%
 荷兰
 60.37
 2.94%
 
中国
 60.73
 2.17%
 台湾
 50.13
 2.44%
 
合计
 1562.98
 55.91%
 
 1256.61
 61.20%
 

 资料来源:BEA,2003年。

  二、美国服务贸易重点部门的发展及政策分析

  运输服务、旅游服务是服务贸易的传统项目。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金融服务、电信服务及专业服务近年来也发展成为服务贸易的重要部门。笔者对美国运输业、旅游业、金融业、电信业以及专业服务的发展进行了简要分析,探讨美国政府如何对这些部门进行政策支持。

  1.运输业

  国际运输服务贸易包括民运、货运以及通过海洋、飞机、管道、公路、铁路或其他方式为货运服务的港口服务。历史上,运输服务在美国跨境服务贸易中的作用举足轻重。2002年,美国运输跨境出口464亿美元,进口613亿美元,分别占全美跨境服务出口和进口的15.88%和26.96%。

  运输服务的增长主要来自于民运,特别是航空民运。从1993年起美国航空业收入飞速增长,以1997年为例,其收入比1996年增加了32%。航空在美国货物国际运输中的作用日益重要,货物的航空运输占所有运输方式的比例从1993年的32.8%上升到1997年的39.2%,所得收入的比例也从17.8%上升到20.1%。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一时期海运所占的比重从47.2%降到38.9%,收入的比例也从72.1%降为67.4%。这主要是由于综合快运公司的数量扩张,类似FedEx和UPS的企业已成为国际货运服务的主导力量。据粗略估计,2002年综合快运公司经营的货运量占所有货运量的75%。

  总体来说,海运仍然是美国政府保护最多的行业之一。如由运输部海运管理机构负责起草执行运输服务政策,涉及货船运营、造船、修船及港口管理。联合海运委员会(Federal Maritime Commission,FMC)负责处理国际交易中对美国运输公司或美国承运人显失公平或不平等待遇等事项。尽管由美国轮船运载的货物得到相当的政府资助,但美国海运市场整体上还是对国外竞争者开放的。

  美国的航空业是全球最有效率的,主要依靠签定双边开放领空协议使贸易自由化。美国通常把包括客运和货运在内的协议谈判作为换取权利的筹码。1999年,美国已签定70个双边航空协议,其中34个是开放领空服务协议。这些双边协议对航空服务的 发展 发挥了极大的促进作用,如美加航空协议自1995年2月生效以来两国的客运量年增长率都在11.1%以上。诚然,并不是所有的协议都涉及市场完全自由化,尤其是对外国拥有和控制的运输工具仍严格控制.只允许美国的运输工具提供国内航空服务。

  2. 旅游 业美国旅游业在世界范围内有很强的竞争力,拥有旅游业出口得天独厚的资源。独特的风土人情、便利的 交通 、新奇的高新技术以及物美价廉的消费品,每年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外国游客。据统计,1993年外国旅游者消费在旅馆、租车和机票上的费用占美国全年服务出口总额的1/3。旅游业为美国的服务贸易带来巨额顺差,2001年顺差超过116亿美元。

  在美国旅游服务中,文化气息越来越浓,知识 经济 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1992-1996年,美国文化旅游项目吸引的国内外旅游者以平均11%的幅度增长。1997年,在美国750亿美元的旅游收入中,有近2/3与文化旅游有关。特别令外国旅游者青睐的是美国的各种博物馆、展览馆、专业 艺术 中心、影视中心、迪斯尼乐园、著名学术机构,以及每年翻新的各类文化艺术长廊等。

  美国旅游业的创收相当一部分来自加拿大。加拿大毗邻美国,且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美加相互开放领空协定为美加间商务往来大开方便之门,促进了美加旅游业的发展,这既扩大了区域内服务贸易发展的可能性,也为服务生产和文化生活的国际化带来了契机。2000年,加拿大有4266.7万人次前往美国旅游,占加拿大外出旅游人次的90.4%。美国有4399.4万人次到加拿大旅游,比1999年的4463万人次有所下降,但仍占到加拿大旅游人数的90.5%。此外,美国前往加拿大的旅客中有60%乘车当天返回。

  3. 金融 业

  美国的金融服务业包括银行、保险、证券、期货和期权。1997-2001年,美国金融服务出口额一直位居世界第二,与第一名的英国相差30亿美元左右。技术的发展和管制的解除使美国金融产品之间的差异日益缩小,促使计划达到规模经济的金融服务公司加速合并和收购,行业资产向少数实力雄厚的公司集聚。

  全球化趋势是推动美国金融服务业发展的作用力之一。2002年美国金融业创造152亿美元的服务跨境出口收入,是1995年的1.17倍。在同一时期银行和证券的服务进口额从25亿美元上升到37亿美元。国际保险服务业中的多数业务是属于公司内交易而不是跨境服务。例如,1996年美国国内母公司向其驻海外子公司提供保险业务的收入是413亿美元,外国在美的子公司向其本国母公司输出服务创造了560亿美元的收入。

  虽然美国保持对国外银行的国民待遇原则,但美国政府对金融服务一向采取积极的扶持政策。1999年生效的Gramm-Leach-Bliley(GLB)金融 现代 化服务法进一步巩固了美国金融法规,该法案明文取消了1933年颁布的Class-Steagall法对银行与证券机构合并的限制,允许金融公司扩大金融服务的规模和经营范畴,但没有改变银行业与商业之间的关系。此外,在其他金融服务业中,美国考虑到公共利益和投资者保护,可能会设置国内管制条款对外国进入者设置障碍。在保险业中,美国各州法案限制在其他州设立分公司的服务供应商竞争,除非这些服务供应商在他们计划从事交易的每个州都建立商业存在。

  4.电信业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信服务市场,1999年其电信服务收入占世界电信服务总收入8250亿美元的30%左右。美国电信服务的绝对优势远远超过其他国家,日本电信服务的收入与美国相差20亿美元左右。

  长期以来,美国支付给外国电信公司的远程通讯服务费都超过外国公司支付给美国电信公司的远程通讯服务费。2002年赤字为0.43亿美元,比1996年的50亿美元下降了116倍。在远程通讯服务的跨国贸易中出现这种逆差现象是通话模式和国家间远程通讯费用差异的反映。由于经济实力雄厚、收入水平高以及外国移民多等原因,美国打往国外的国际电话远远多于从外国打入美国的国际电话。此外,由于美国市场更具开放性和竞争性,国外电话用户对美国国内的通话只需付给美国电信公司少量话费,而美国电话用户在相同时间内打往国外付给外国电信公司的通话费却高得多。

  早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电话普及率就已达到90%,国内电信服务市场趋于饱和。因此,美国电信 企业 和政府均认识到开拓海外市场的重要性,积极向海外扩张市场。而占世界人口大多数的发展 中国 家正处于电话普及时期,美国不断运用 政治 、经济和舆论手段向其他国家施加压力,要求开放电信服务市场,以便为其电信产业开拓新的利润来源。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签署的《美国1996年电信法》停止执行原规定的“总统在国家安全受到 影响 ,或为了实施 法律 的目的,可对联邦通讯委员会准予外国公司进入美国电信和市场的许可加以否决”限制条件。1999年以来,美国政府针对电信业又颁布了一些新政策,制定新的定价原则和法规以进一步加强国内和国际电信服务的竞争,并推动卫星服务的进一步私有化。

  5.专业服务

  专业服务包括法律、 会计 、审计与薄记、税收、管理、顾问以及公共关系服务等。近年来美国专业服务贸易发展迅速,1993-1997年美国跨境商务、专业以及技术服务年均增长率达13.5%,其他私人服务出口年均增长率只有8.6%。另一方面,这些服务进口的年均增长率也是其他私人服务的2倍,分别为17.1%和8.9%。专业服务的良好发展态势使许多专业服务提供商开始着手跨国经营,特别是会计行业。

  尽管专业服务开始走向国际化,但在实际操作中无论是在美国国内还是在外国依然有很多管制和约束。例如,在确保服务质量和保障消费者利益方面设置壁垒,因为专业服务对服务提供者的素质和培训要求高。部分管制包括本地化、国民要求以及对进入市场的法律形式和所有权份额的限制等。此外,美国联邦体系允许各州保留对专业服务许可进入的控制权利,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法规,由许可委员会来实施这些法规。这一状况自1999年以来没有大的变化,从而影响到国内、国际公司在州与州之间的运作。由于缺少一个统一的国内法规,各州之间不同的市场进入条件使得国外市场准入变得更加困难。联邦政府和州的权力分散化削弱了联邦政府就专业服务进行国际谈判的力度。

  美国政府也认识到了专业服务市场经营存在的种种 问题 ,为了排除管制对专业服务发展的障碍,近年来频繁进行双边或多边接触,目的是在世界范围内为专业服务建立一个行业规范,如签定美加自由贸易协定(后演变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该协定为服务贸易建立了一个粗略的框架,确保对专业服务提供商的要求不会成为两国进行服务交易时的障碍。

  综上所述,美国服务贸易的迅速发展和长期以来保持的比较优势与美国政府对服务贸易的重视和支持是分不开的。1994年克林顿向国会递交的《国会出口战略实施报告》中指出,美国政府将集中支持国内服务业的发展。从美国国内经济和就业增长出发,优先支持环保、信息、能源、交通运输、卫生保健以及金融等服务业,以增强这些服务部门的竞争力;美国通过国内立法,将服务贸易、货物贸易和知识产权结合在一起,实行单边报复。《1988年综合贸易法》将服务贸易与货物贸易并列作为扩大出口的两项 内容 ,要求外国取消“不公平”、“不合理”和歧视性的贸易措施,否则实行报复。服务贸易也同样适用于“超级301条款”;美国政府制定服务出口部门战略,成立机构部门,为服务业对外扩张提供服务。美国政府以及民间团体还设立专门的咨询机构,为服务业进入他国市场提供多种帮助。同时,美国对自己不具有竞争优势的服务行业和敏感性服务行业的市场准入设置种种障碍,借助各种灰色条款保护国内服务业和就业。

  [ 参考 文献 ]

  [1]曹自强:《美国服务贸易出口现状及战略》,《国际贸易》1996年第3期。

  [2]程大中:《美国服务贸易中的政府行为及其启示》,《经济纵横》2000年第1期。

  [3]李晓东:《信息化与经济发展》,中国发展出版社2000年版。

  [4]谢康:《国际服务贸易》,中山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5]晏维龙等译:《数字经济》,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原文时间:

原文地址: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