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振宇大使在上海国际服务贸易论坛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09/2/22  信息来源:

谢谢主席先生/女士。 

感谢商务部和上海市政府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参加此次论坛,并就中国服务贸易发展和中国参与多哈发展议程服务贸易谈判的有关情况跟大家交换意见。 

首先,我对哈拉大使的发言表示赞赏,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服务贸易理事会特会主席,负责服务贸易谈判。他曾经参与过乌拉圭回合谈判并主谈过智利参加的诸多区域和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是多边贸易谈判的专家。在WTO的会场中,中国和智利是邻居,哈拉大使在WTO的发言充满机智与幽默,时WTO的讨论因为有他而充满生气。JARA大使对我们中国代表团的工作也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在此我向他表示由衷地感谢。 

服务贸易谈判是多哈发展议程谈判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服务贸易的市场准入谈判、农业市场准入谈判和工业品的市场准入谈判并称为本轮多哈发展议程的三大市场准入谈判。服务贸易谈判的进展是否顺利对这一轮多边贸易谈判都将产生重大影响。自2000年初正式启动以来,服务贸易谈判经历了制订谈判原则与指导程序、提交谈判建议、提交初步要价和出价的阶段,现在已经进入了提交改进出价阶段。 

一,中国在加入WTO谈判中做出了高水平的承诺 
众所周知,中国在加入WTO谈判中在服务贸易领域做出了广泛和深入的承诺。这些承诺与WTO成员在乌拉圭回合结束时做出的承诺有所不同。大多数当时的承诺仅仅是约束当时的开放现状,很少有在此基础上再做出进一步开放承诺的。而中国在加入谈判中所做的很多承诺都是在约束了市场开放现状的基础上做出了进一步自由化的承诺。有些部门承诺甚至达到或超过了一些发达成员的开放水平。这些承诺涵盖了《服务贸易总协定》涉及的12个服务大类中的10个,并且在总共160个小类中的100个都做了承诺,包括了商业服务、金融、保险、电信、法律、会计、教育、建筑、旅游、运输等主要部门。除银行、电信、寿险和证券等极少数部门外,大多数部门在加入WTO的后过渡期均允许外商独资。目前仍有许多成员不允许外资进入或不允许外资控股。截至目前为止,中国已批准设立200多家外国银行营业性机构,70家外资保险营业机构,282家外资分销企业,147个外国律师事务所在华代表处,21家外商投资旅行社,851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这些外国服务提供者进入中国市场,既扩大了中国服务的进口,也促进了国内相关服务业的发展和监管水平的提高。服务质量显著提高,向顾客提供快捷、便利、安全的服务,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服务业开放带来许多先进的管理经验、管理理念,提高了产品创新能力,业大大促进了服务领域的就业机会。 

二,当前服务业面临一些挑战 
我国服务业开放总体形式是好的,但同时在一些重要敏感领域中也面临挑战,需要我们认真对待。 

1, 尽管今年来中国服务业发展取得长足进展,去年中国服务贸易总额已经超过1300亿美元,但服务也在GDP中所占的比重仍然偏低,只有32%,我们在许多部门竞争力都比较弱,尤其在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领域更是这样,特别在银行、保险、电信、证券、法律等领域中许多当地企业缺乏产品创新能力,人才竞争中处于劣势,存在经营效率不高、效益不好等问题。这就需要有一定时间进行内部结构调整,以适应新的形势。 

2, 国内相关法律尚不健全,管理滞后,许多相关法律仍在制定或酝酿制定过程中,这也使我们在一些重要敏感领域的进一步开放造成一定困难。 

3, 中国服务贸易发展不平衡,上海属于发展最快的地区,自由化水平高,而广大中西部地区则相对薄弱,处于起步阶段。 

4, 在国际服务贸易领域,中国具有比较优势和出口利益的部门不多,只有在一些附加值较低的领域有一定的优势。我们在服务贸易领域开放关注的重点是自然人移动、海运、建筑、中文教学、中医服务、旅游等领域,然而在这些领域一些发达国家市场还没有真正开放,有一些国家通过ENT(经济需求测试)或国籍要求使我们难以进入其市场。 

三,中国参与多哈发展议程服务贸易谈判情况 
中国于2001年底加入WTO以来,非常积极和认真地参与了多哈发展议程的服务贸易谈判。服务贸易市场准入谈判是在成员之间双方要价与出价的基础上进行的。2002年6月底中国向一些主要贸易伙伴提出了服务贸易要价;2003年8月底提交了服务贸易初步出价,在两个大部门(商业服务、交通运输)做出了新的承诺;并在一些部门和领域进一步改善了现有的承诺,包括取消了海运方面的一项最惠国待遇例外。这一出价进一步提高中国的对外开放水平,也充分显示了中国参与新一轮多边服务贸易谈判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健康稳定发展的积极姿态。 

目前,WTO成员已经进入提交改进出价的阶段。根据去年七月达成的框架要求,各成员应当于今年5月的底之前提交改进出价。但是,另JARA大使感到失望的是,目前只有加拿大、韩国、智利等少数几个成员按时提交了改进出价。中国正在努力工作,与国内各有关利益方进行积极磋商和协调,争取在近期提交改进出价,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出进一步的开放,为本轮谈判做出自己的贡献。但我需要强调指出的是,作为一个在加入谈判中在服务领域做出了广泛和深入承诺的新成员和服务贸易发展尚处于较低水平的发展中国家,在一些重大敏感领域如银行、保险、证券、电信等方面中国很难进一步做出更高水平的承诺。因此,各界不应对中国的改进出价抱着不切实际的过高期望。当然在其他领域,我们将根据我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做出力所能及的符合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承诺。 

中国在积极参与服务贸易市场准入谈判的同时,高度重视服务规则方面的谈判。我们一再强调准入与规则的谈判应当是平行的和平衡的,尤其对发展中国家所关心的国内规章、多边纪律的制定和建立紧急保障机制(ESM)方面应当争取早日取得进展。 

四,发展是贯穿多哈回合谈判的主线 
这一轮的多边贸易谈判是一个发展回合的谈判,WTO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希望通过这一轮谈判来解决多边贸易体制中的不平衡之处,推动发展中国家融入全球经济,使贸易能够真正起到促进发展的作用。这也是“多哈发展议程”的由来。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希望各方能够通过积极参与本轮服务贸易谈判,通过谈判解决服务贸易领域的不平衡现状,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有出口利益的部门和服务提供方式下承诺水平较低的问题,使多哈回合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发展回合。中国将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一道为此做出不懈努力。 

就当前的服务贸易谈判如何体现发展的主题以及如何推动服务贸易谈判在12月份的香港部长级会议前取得积极进展的问题上,中方认为应当在以下几个方面重点做些工作: 

一、各方应尽快提交改进出价和初步出价,并切实提高出价的质量和水平;发达成员首先应当在出价中约束现有开放水平,并在此基础上做出有开放终点的承诺;发展中国家也应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约束现有开放水平,当然也应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服务贸易发展现状和监管能力。 

二、发达成员应该率先垂范,在发展中国家有出口利益的部门和服务提供方式下,如自然人移动、海运、建筑、旅游、医疗、教育等部门和领域,切实提高出价水平,从而解决承诺水平的不平衡问题。 

三、最近在国内规制多边纪律的制定谈判方面出现了一些积极的迹象,各方应当保持这一好的势头,争取在香港部长级会议前拿出一个阶段性成果。我们希望发达成员能够在紧急保障机制的磋商中显示政治意愿,推动谈判走出僵局。 

四、《服务贸易总协定》序言中明确认可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为实现国家政策目标而对服务部门进行管理的权利,这一点应该在市场准入谈判和规则制订谈判中得到具体体现。在开放哪些部门、开放到什么程度的问题上应当给予发展中成员以适当的政策空间和灵活性,从而达到以贸易促进发展的目的。 

感谢主席先生/女士。 

   

   

原文时间:

原文地址: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