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尼古拉斯·布朗在首届中国服务贸易大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09/2/22  信息来源:

  非常感谢主持人的介绍,非常感谢您的一番溢美之词。 
   
  今天大家的诸多发言已反复强调服务贸易的重要性与日俱增。不仅在中国,全世界都是如此。当然也包括澳大利亚。我认为澳大利亚在服务贸易统计方面确实做了一些工作,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努力进行贸易的统计,但是这方面永远还是有更多的工作需要我们去做。技术的进步,信息技术和运输的发展,使得我们需要不断完善统计方法,还需要更好地把统计工作与国际区域、国别间的合作有机的配合起来。 
   
  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交易的具体服务种类,交易伙伴、对象是谁。所以我认为服务贸易在这方面的统计工作确实面临诸多挑战。我很荣幸能够收到邀请信参与此次盛会。当时我就找一位同事福瑞克,他在澳大利亚的统计局工作。实际上我们通过准备材料也发现,在服务贸易统计过程当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和挑战。 
   
  今天我想非常简要地介绍一下我们所从事的一些工作,以资参考,第一部分简要介绍一下澳大利亚的统计情况。 
   
  下图显示各国贸易在其总体贸易中的比例。我们看到澳大利亚是在法国、日本、韩国、中国前面。但是通过召开了今天会议,以及中国政府的不断努力,我们相信中国的比例也将不断提高。澳大利亚服务贸易占GDP的比重也在不断的增长。 

  下图就体现了这种趋势。当然这张图可以看到2000年突然出现了个很大的增长,这是因为当年我们举行了悉尼奥林匹克运动会,由于北京明年即将成为2008年奥运会的东道国,我觉得这方面可能大家非常愿意听一听到底奥林匹克从贸易统计角度来讲有哪些影响。 

  下图就是2000年奥运会举办当年我们看到9月份,也就是第三个柱子出现了游客的大量上升。我们和中国比起来确实经济规模要小的多,但是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奥运会对于服务贸易还是会带来一些积极的影响。比如说我们可以由电视转播权的出售,还有运动员和游客会跨境来到澳大利亚,观赏和参加奥运会。但是我们对于每一个具体的类别所实现的贸易额并没有一个很详细的数据。但是我相信我们当时实际上实现了各种各样的收入,比如说电视转播权应该就在10亿澳元左右。 

  下表主要显示了我们奥运会带来的各种影响,以及它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所对应的表现。奥运会向世界展示澳大利亚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国家,有很多东西可以向世人展示,不仅仅只有袋鼠,还有多种多样的经济,还有充满活力的旅游业等等。所以我们通过奥运会就实现了多种多样产品和服务的出口,旅游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教育和其他的一些因私目的的旅游也是非常重要的。实际上教育在我们服务贸易出口之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此外,我们的商业服务也在不断的强劲增长,此外还有金融保险专业服务,计算机服务、信息服务、技术服务等等,都在不断的增长。另外我们的工程服务业在非常快速的成长。现在的澳大利亚已经成长为一个非常开放的经济体。那么开放就意味着我们也从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大量进口服务。当时我讲的主要是出口方面,在进口方面我们在运输、旅游、其他的商业服务等方面是比较平均的。下图显示了澳大利亚服务出口的主要市场。图上显示美国、英国比例较大,中国占到8%,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了教育服务,也就是很多中国的留学生到澳大利亚去学习。从进口角度来看,我们的主要进口来源国是美国、英国、新加坡等等。

  下一个话题我想讲讲澳大利亚服务贸易统计的框架或者说统计体系。我们的统计数字主要是由澳大利亚统计局收集和整理,澳大利亚统计局在澳大利亚全面负责统计工作。现在它的已经有102年左右的运营了。澳大利亚的统计局一直都在不断地于各方进行联系,以便可以更好的平衡供应方和使用方之间的需求。如果要求提供数据的任务太沉重可能从提供者的角度来说觉得过于困难,难以负担。所以我们希望尽量能够保证申报数据负担不会过于沉重。第二个就是保证数据的隐秘性,这方面有我们数字隐私法加以保护。 
   
  简要介绍一下我们历史上如何收集澳大利亚的服务统计数据。最初主要是因通过为澳大利亚国民帐户的数据来测算服务的统计数字,所以在那个阶段有很多是推测值。而且当时主要的数据来源是从银行间的结算来提取一些原始的数据。这种统计方法一直延用到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末期,但是从八十年代开始统计方法有所改变,我们的金融体系尤其是银行不断私有化,使得获得数据的方式和来源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开始采用一些包括问卷调查和其他的一些辅助经济统计数据调查方法来对服务贸易进行统计。 
   
  服务贸易是我们国际收支平衡表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当我们编制国际收支平衡表的时候我们会非常严格地遵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制定的关于国际收支的制作手册,也就是大家统称第五版的BPM。这个手册主要是把服务区分为居民和非居民。没有把外国在东道国设立的机构纳入到统计范畴和口径之内。另外这个版本的统计手册对服务的定价是以市场价为准。同时统计的服务也包括一部分的货物,包括游客和学生在旅游过程中所采购的一些货物,还包括政府的服务。澳大利亚在进行服务贸易统计过程中所使用的分类是遵照联合国的2001年统计的手册,稍后我还会就这些问题进行详细的阐述。 
   
  国际收支平衡报的统计方法并没有能够完全的满足我们对服务统计数字的需求。我们在考虑服务贸易的时候,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先前有一个发言人提到了,就是我们需要更多地考虑服务贸易的一些特性。我们需要突破传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国际收支平衡表的框架,需要更多地考虑根据WTO的服务贸易四种统计模式进行统计。 
   
  我想简要的介绍一下这四类服务统计模式。如果大家希望能够更好地开放服务贸易和从事服务贸易统计工作都需要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当然我相信来自WTO的代表也会就这个问题进行进一步的探讨。我想简要的介绍一下,模式一叫做跨境交付,比如说在一个国家有一个顾问,通过互联网向位于另外一国的顾客提供咨询服务,可以通过电话或者是E—mail或者说传真的方式提供服务。模式二是境外消费,比如说游客从一个国家移动到另外一个国家,或者是学生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而且现在很多情况下有很多人是出于医疗的目的到另外一个国家。模式三是商业移动,比如说银行或者说其他的金融机构到海外去投资,设立新的投资机构。模式四叫自然人移动,比如说一个IT业的顾问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来履行它的合同。所以我们在讨论服务贸易的时候经常要考虑到这四种不同的模式。 
   
  既然有这种思维模式,我们如何找到相应的数据呢。澳大利亚使用了问卷调查,这种问卷调查叫国际服务贸易调查,每个季度举行一次。我们把服务企业分成不同的层次,调查的对象大概是45000家,当然这个数字跟中国比起来太小,但是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已经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在进行问卷调查或者说任何问卷调查的时候,我们一直都会面临一种困难,就是怎么样把数据不断的更新,我们澳大利亚的统计局不断地对服务业进行调查,保证它的统计调查范围能够确切反映商业现实。而且其他的政府部门也通过各种方式收集不同的信息。有的时候还会从媒体或者是公司披露的报告中搜集各种信息。也就是说我们的信息来源是多种多样的,问卷调查只是其中的一种。 
   
  另外我们也从政府获取数据,这方面我们也使用了很多。比如说我们找管教育的部门要一些教育方面的数据,从管旅游部门的拿旅游方面的数据。还有货物方面的一些,我们主要是想了解了解货物的成本还有运费的结构比例,想通过这个来判断运输在其中所占到的比例。我们还会到移民签证部门找学生签证的比例。在金融方面我们会通过澳大利亚金融审慎监管局来拿一些数据,因为他们是澳大利亚金融业的监管部门。此外,我们还使用到财政部门去搜集一些数据。一旦我们搜集到这些数据以后就开始进行分类。根据BOP的分类,一共有11大类,有60多个小的类别。如果大家从事过货物贸易就会知道,有些国家有大概1万多个关税的税目,澳大利亚只用了6000多个。服务方面相比很少,这有历史的原因。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出于统计的目的,服务的分类也会越来越细,分类的数目也会越来越多。 
   
  在澳大利亚,人们一直都很关注数据的保密问题。我们一直都非常关注这方面的问题,比如说运输服务第一栏一共有9类数据,但是由于保密我们只能公布3个,如果根据成员国的保密角度我们只能公布1个,也就是说搜集到了数据但是不能对不公开。 
   
  主办方邀请我谈一谈澳大利亚服务贸易统计方面的需求。在现实生活中大家对于统计数字有不同的方法,有工商界的方法,有些是对于短期的要求,有些是对长期行业变化的要求,有一些还是需要从国家利益角度来提供一些数据。这些要求一提出就很鲜明的体现出他们对于数据的需求。所以我也不想再细讲这些方面的问题。那么我刚才曾经提过在旅游和学生方面我们已经有了成熟的统计数字。 
   
  现在我想重点谈一下我们没有能够提供数据的有哪些方面。首先,最近可以越来越明显的看出,最紧急的就是服务贸易应该根据服务模式来提供数据,这一块我们还无法满足用户的要求。这方面要求的提出主要为了能够支撑有关的多边或者双边之间的一些贸易谈判,不管WTO的贸易谈判还是通过更多的双边自由贸易区的谈判都会提出这种要求,也就是说谈判者会要求我们提供更多的服务,包括各种模式下的双边统计数字。在很多的情况下,统计对促进谈判的进展起到很大的作用,尤其在WTO的框架之下。 
   
  总的来说通过四种供应模式所提供的一些服务贸易的数据,对于整个双边和多边的谈判都能够起到非常重要的支持作用。然而我们确实是非常的疑惑,是否能够按照供应模式提供十分详实并且十分准确的数据,因为现在我们知道贸易的协商或者说谈判应该是和一些关键的部门联系在一起,尤其是和供应模式联系在一起,比如说商业存在就是模式三,我们刚才也已经谈到过,以及自然人移动,也就是模式四。毫无疑问这样的信息以及相关的一些服务方面的数据提供能够使得谈判更有系统性。另外也包括外国人的进入以及自然人移动还有商业存在方面的数据。另外我们在各个相关部门也进行了一些相应的调整,比如说在一些多边和双边谈判之中。 
   
  总的来说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是如何使用这些数据。最近澳大利亚一些法律部门出台了相关数据,包括国际上的一些相关做法或者说是根据供应模式提供的数据,比如说像模式三。这个调查显示从国际方面所得到的服务,所产生的收入和IBM的相关数据所产生的结果是一致的。而且它全面覆盖了所有的经济部门和经济活动。对于一些贸易的谈判者来说很重要的就是通过这样的调查可以发现,在模式一也就是跨境支付,是占到我们服务收入的60%,商业存在是占15%,模式四大约占25%,也就是自然人移动占25%,现在我们也看到这个调查对于一些主要的法律服务出口也能够显示出很重要的指示性的作用。尤其在今天大约有62%的法律方面的商业收入是来自于中国和香港。这说明澳大利亚的服务贸易对于香港和-中国有很大的潜力和机会。 
   
  另外我们也意识到逐渐的开放法律服务,确实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能够极大的促进世界各地的贸易流动,不仅仅是服务贸易,同时也包括来自于其他国家的律师事务所所提供的服务,这样能够促进国际贸易。能够使得各个国家在一个比较合理的状况下达成相关的协定。 
   
  有关于服务贸易相关数据的使用,我想澳大利亚其他的一些政府和部门都具有很强的需求,比如说我们的一些利益集团在服务贸易领域有很强的利益代表性,比如说我们在澳大利亚有一个圆桌会议,它主要是涉及到商业服务方面的一些讨论,尤其是谈到了在与中国的合作,在这方面我们看到在澳大利亚逐渐加强了这种努力,使得我们的服务贸易数据出现了能够囊括所有供应模式所包含的内容。 
   
  我想简要的谈一下相关的磋商。在澳大利亚我们认为国际服务贸易的数据使用者都希望得到一些非常有效的数据能够指导他们进行服务贸易实践,尤其是促进整个外交和贸易部的工作。因此,我们毫不奇怪他们会不断的促进、推动这方面的改进。 
   
  接下来我还想谈谈我们主要面临的一些挑战以及未来发展的方向。现在科技的变化以及人们做生意的方式都在不断地发生转变,这也会对我们产生影响,因为我们根据国际服务贸易的变化来进行创新,尤其对那些统计学家来说。在澳大利亚不仅需要我们的数据包含澳大利亚从事服务贸易的相关数据,同时也包括全球的,尤其是国际服务贸易的提供,它使得全球化成为可能。在因特网的作用和促进下,也有很多新的机遇,但是现在统计学家越来越关注的是要增加服务贸易数据的质量。他们非常努力地寻求一些新的方法论相应的研究以及对人们进行知识的普及和教育。尤其是要囊括一些像保险行业、金融行业以及其他行业。另外我们也要修订有关政府金融以及保险服务部门的规范和数据的收集方法。同时我们也和IMF进行合作,采取最新的IMF标准。 
   
  最后,我们正在努力的满足一些新的需求,并且应对主要的挑战,来提供数据,我们必须从居民和非居民那里收集到合适的数据,并且要采取相应的合适信息和模型。我们不仅仅需要一些原始的数据,而且需要一些详实的政策来增强我们建模的技术和能力,这样我们所得到的一些数据就是是现实有效的。 
   
  最后我还想说的一点就是在澳大利亚,我想更好的数据能够增强我们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进程。根据WTO的规定,以及在其他的地方,我们能够更好的理解相关标准,能够更好的在WTO环境下,在其他双边贸易协定的环境下,尤其与中国的合作中能够更好的发挥作用。 
   
  谢谢。 

尼古拉斯·布朗(NICOLAS BROWN)先生简历 

    从 2003 年十二月至今,尼古拉斯·布朗担任外交事务和贸易部(DFAT)贸易和经济分析局副局长。自1996 年加入DFAT以来,尼古拉斯·布朗一直负责处理各类贸易政策问题。2000年 到 2003年期间,担任澳大利亚驻马来西亚的副高级专员。1990 到 1996年间,在总理办公室和内阁担任高级顾问,负责预测评估澳洲宏观经济形势、产业关系和产业与贸易政策问题。在他事业早期,曾在澳大利亚统计局工作, 主要负责对经济统计数据和国民帐户进行分析。他拥有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硕士学位以及塔斯梅尼亚大学经济学本科学位。 

   

   

原文时间:

原文地址:

【关闭窗口】

更多>>红房子沙龙


第二期


第一期


第五期


第四期


第三期


第一期